联系人:王玉德
电话:0536-3222252 13853613820
微信:13853613820
邮箱:qzwangyude@163.com
地址:山东青州衡王府路翠和家园沿街10号王玉德工作室

奇门法竅

发布时间:2024-04-11 作者:青州易信城市规划景观设计有限公司 浏览量:19

奇门法竅卷一


目录列表  卷一   自序 例言 煙波釣叟賦註釋       卷二   論奇門六甲三元定例 論遁甲源流 遁甲出自圖書 論飛宮 論陰陽局法 論寄宮 論直符用法 論直使 論八神 論奇門定向 論中宮 論超接置閏 論拆局補局 論中宮用門 論十干加伏 論地下奇儀 論中五 論直符直使 論年奇法 論月奇法 論日奇法 論時奇法 論六甲出征遠行 論威德之時 論三甲合 論三奇遊六儀 論玉女守門 論遊三避五 論天網時 論伏吟反吟 論陰陽刑德開闔 論五陽時 論五陰時 論三勝宮 論五不擊 論地氣將順逆支所屬 論庚丙格 論龍鳥格 論星儀動靜 論奇墓 論孤虛 論五不遇時 論天輔時 論六儀擊刑 論空亡 論三盤入墓 論日干時支 論應期 論暗干 論年白法 論月白法 論日白法 論時白法 論納音 論十二宮分野 論總發天機 論五行生剋制化 干支星門問答 八詐八屬 論干支合變      卷三   八門九星吉凶剋應 八門臨時斷絕 八門路應 三奇靜應 三奇臨宮吉凶格 三奇路應 三奇會門剋應 三奇會使剋應 十干剋應 十干加時斷 十干吉凶斷 八卦剋應 地支剋應 八神吉凶主斷 六儀所主剋應 吉格變體備考 凶格變體備考       卷四   奇門起例捷要訣 論應候先後 論天地盤應事 論天地盤主客 論宮門奇儀生剋吉凶 論日時主客 論天地盤生剋 論吉凶神生剋 論五不遇不以吉論 論奇儀空亡  論九星旺相 論奇墓 論星門時干衰旺 論沖合動靜 論應速近斷法 論旬空法 論沖合斷法 論奇儀迫制 論八門迫制 論門宮生剋 論星生旺吉凶 論天地盤動靜占法 論剋應 論三盤占法 論卦氣體用  論動靜占法 論節候成敗占驗 論三奇衰旺 論三墓 論生死二門  論同宮兩支 論選擇神煞吉凶 論天上三奇之妙 論三奇為萬神## 論遁甲吉凶禍福之機  占雨 占晴 占雪 占雷 占禾稼 占種植 占蚕 占蝗蝻 占歲中豐歉 占童試 占科試 占殿試 占武試 占徵召 占升遷 占朝覲 占上官 占考績 占所任地方吉凶 占投武  占干謁 占壽 占人生貴賤 占人年命吉凶 占婚姻  占招贅 占納寵 占娶女容貌性格何如 占婚後有益 占婚後子息旺否  占買奴婢吉否 占生產男女 占生產日期 占產子長命否 占病 占延醫 占病痊癒 占詞訟 占興訟 占詞狀 占爭競 占利息 占公私兩事 占訟獄 占帶干証如何 占囑託 占被責否 占結案 占罪輕重 占囚禁 占捕獲罪人否 占起解罪人 占捕盜賊 占捕亡 占攻賊 占間諜 占行詐 占攻城 占守城 占盜賊  占賊臨境否 占勝敗 占行期 占行人 占遠信 占在外慮家中安否 占回鄉 占在外人安否 占未出門先定歸期 占出行經商地方吉否  占行人何日歸來 占登舟船主善惡 占道途吉凶 占謀害 占行路遇人同往善惡  占出行水陸吉凶 占人在外不知何方 占久出存亡 占久出外信虛實 占求財  占貿易 占合夥 占交易 占索債 占放債 占稱貸 占得財 占脫貨 占買房屋 占交易開張益否 占謁貴求財有益否 占揭借財物得否 占合夥求財 占訪人 占約期至與不至 占遠人來何事 占有人來訪宜見否 占我訪人見否 占請客來否 占人請是否好意  占失物 占人走失 占走失六畜 占何人為盜 占被盜之物藏於何處  占捕賊 占失財 占家宅興旺 占分居 占遷移 占謀館有無 占官幕 占求薦 占差遣 占退役 占應役 占投主 占卸事能否 占領文遲速 占官事緩急  占給假 占避難逃避方向 占避難可否 占雀噪 占鴉鳴 占夢 占怪異 占禱祀 占求仙 占燒丹 占設教 占受教否 占立窯 占得吉地否 占墳墓 占開挖水道 占河水消長 占博弈 占舟得順風 占漁獵  占田獵 占牛馬懷駒牝牡 占奏事准駁 占派差務否 占文武官補否  占在任動靜 占捐勸踴躍否 占剿匪遲速 占解餉平安 占監獄平安  占有無賊窩 占交友 占服藥效否 占廢員起用 占出兵吉凶 占保劾 占謁陵 占稅務衰旺 占井泉旺否 占是否有妊  占耳鳴 占果木結實 占酒口味 占薦友請否 占出差平安  占掣簽遠近 占簡放 占天時 占升遷 占求財 占婚姻 占產育 占疾病 占官訟 占行人 占盜賊 占田禾 占終身 占家宅 占地理  占謁見 占奴婢 占博弈       卷五   陰陽兩遁奇儀符使行宮圖說 陰陽兩遁八神行宮圖說 陰陽兩遁排宮間宮直使圖說 陰陽九遁八神臨宮法 陽遁八神臨卦位宮分次序圖  陰遁八神臨卦位宮分次序圖 陽九遁飛宮圖式 陽九遁排宮圖式 陰九遁飛宮圖式 陰九遁排宮圖式      卷六   遁甲論 奇門保應章 八門執事 九星值事 直符十神執事 吉格註釋 天遁 地遁 人遁 神遁 鬼遁 風遁 雲遁 龍遁 虎遁  真詐 重詐 休詐 天假 地假 物假 鬼假 人假 青龍返首 飛鳥跌**  三奇得使 玉女守門 天輔 三奇升殿 奇遊祿位  權怡 相佐 奇儀相合 交泰 天運昌氣  門宮和義 凶格註釋 青龍逃走 白虎猖狂 螣蛇妖蹻 朱雀投江 白入熒 熒入白 飛宮格 伏宮格 伏干格 飛干格 大格 小格 年月日時格  刑格 勃格 天網 伏吟 返吟  六儀擊刑 五不遇 時干墓 奇墓 星門入墓  門宮迫制 天三門 地四戶 地私門 天馬方 天罡方 天氣將 地氣將 太陽過宮 婷婷白奸方 冬至陽遁一局甲子時奇圖式 冬至陽遁一局乙丑時奇圖式 夏至陰遁九局甲子時奇圖式 夏至陰遁九局乙丑時奇圖式 冬至後陽遁八門九星圖式  夏至後陰遁八門九星圖式 地四戶圖 天三門圖 天罡方圖 天馬方圖 地私門圖 三奇臨宮吉凶圖 八門宮迫圖 六儀擊刑圖 星門返吟伏吟圖 九星利主客圖 奇儀星門入墓圖 干支順行長生圖 陰干逆行長生圖 五行旺相圖  亭亭白奸方位圖       卷七   時奇起例口訣 遁甲三元歌 一卦統三圖 陽遁順行節序歌 陰遁逆行節序歌  六甲旬五不遇時 陽遁一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陽遁七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陽遁四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陽遁二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陽遁八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陽遁五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陽遁三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陽遁九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陽遁六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卷八   陰遁九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陰遁三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陰遁六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陰遁八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陰遁二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陰遁五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陰遁七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陰遁一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陰遁四局三元四氣六十時吉凶格   例言  ● 奇門為天時節氣之正宗,非他數可比,故辨方書採用之。若果明于超接置閏之法,推驗吉凶,自有準的。每見坊本煙波釣叟歌訣,其間如寄四維拆補置閏各法均略而不詳。今按奇門真授一書,逐條更正,似得節氣時令之正,以備參考。 ● 奇門為選擇之津梁,趨避吉凶,攸關禍福,故演定陰陽九遁之格局以明其吉凶之測驗。 ● 奇門剋應為吉凶之準的,今按諸家奇書備錄以憑考驗。 ● 奇門占驗類神皆本生剋而定之故,不可執一而論而取用之,吉凶全在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耳。 ● 奇門十八局為子房所定,其間飛佈之法,未能詳述,故坊本將飛宮之圖誤作活盤推用,以致星門紊亂。今按陰陽順逆之法,演定飛宮排宮九局圖式,以明其輪轉推佈之訣,並吉凶格局之驗,惟僅刻冬夏兩遁二至中五寄坤寄艮圖格,而四維之立秋寄坤、立夏寄巽、立冬寄乾、立春寄艮之吉凶格局,立有兩至圖、寄宮圖法,足可類推,故不繁刊。 ● 奇門八神耑行卦序于排宮之法不甚符合,故立陰陽八神卦位順逆宮次圖說以備取用,庶不失陰陽兩遁經所云︰「直符前三六合位,後一九天二九地」之法也,其餘各宮均挨卦次推定列後。 ● 奇門直使飛排兩宮用法不同,今于排宮圖內立有間宮之法,上下兩盤剪活輔補用之,庶六十時八門皆可值其使矣,格局吉凶畢現,誠為直使行宮之秘。 ● 奇門作用貴乎時方,必須較準真正方位方為合局,如吉格在正東震方,則應直向正東,若稍偏則非真正方位,毫釐之差,攸關禍福,不可不慎。 ● 三詐為之隱宮,兵家用之,埋伏此方,無人知者,必須得奇門乃驗。 ● 九遁凡用事謀為,惟##忌奇墓刑迫。 ● 五假,假其氣以用事,若悖其氣而用之則凶,尤忌迫墓。 ● 龍鳥為上吉之格,凡百謀為無不吉利,其餘格局,有耑宜之格,有宜此而不宜彼之格,宜詳慎用之,不可牽強。 ● 五不遇選擇日時以此煞為##凶,縱有奇門,不能解救。 ● 龍鳥格逢庚直符則應以凶論,然遇凶門則然,若遇休生開三吉門又逢旺相,仍以吉論,不必盡拘升殿遊祿奇合論格,惟奇家##宜之格,須遇吉門用之尤驗。 ● 奇墓##宜詳慎,如得使吉格,奇既入墓,即不得力,須察三奇旺相之宮,酌而用之。 ● 丙加年月日時、庚加年月日並庚為直符之時,均為格,然不可蓋以凶論,如遇休開生三吉門仍可酌用。 ● 迫制、義和、門生宮、宮生門遇吉門則吉﹔宮剋門、門剋宮雖遇吉門則吉事不吉,遇凶門則災殃尤甚。 ● 天三門、地四戶、地私門、天罡方、天馬方各法皆以月將起用,利為百事,更合吉門吉星尤為響應,今立圖法于後。 煙波釣叟賦註釋(長白棠蔭山房孟樨氏增註)  ● 軒轅黃帝戰蚩尤,涿鹿經年苦未休,偶夢天神授符訣,登壇致祭虔精修,龍龜出自河洛水。彩鳳啣書碧雲裡。 昔軒轅戰蚩尤於涿鹿,不勝,遂禱於神,夢九天玄女授以符訣,即河圖洛書之訣。彩鳳啣書即太乙、六壬、遁甲之書也。 ● 因命風后演成文,遁甲奇門從此始。 帝命風后演成三式之文,而行兵有陣,出入有門,進退有法,以擒蚩尤。遁者,隱也,甲者,儀也,謂六甲六儀為直符貴神也。六甲隱於六戊,以六戊有神明之德,隱顯之機,故以遁甲為名,其甲戌隱於六己、甲申隱於六庚、甲午隱於六辛、甲辰隱於六壬、甲寅隱於六癸,此所謂遁甲也。奇者,乙、丙、丁三奇也。門者,休、死、傷、杜、開、驚、生、景也。遁甲奇門之名由此而起。 ● 一千八十當時製,太公刪定七十二,逮及漢代張子房,一十八局為精藝。  法以一年三百六十日配作廿四節,一節分三元,一元有五日,一節分為十五日,共得一百八十時。二十四節計四千三百二十時,即有四千三百二十局也。風后約製陽遁五百四十局,陰遁五百四十局,合一千八十局。至太公以七十二候,一候製一局,五日一易,則刪定七十二局。漢張子房則又分陽遁九局,陰遁九局,共成十八局,以為萬古不易之定式。 ● 先從掌上排九宮,縱橫十五在其中。 九宮者,一坎、二坤、三震、四巽、五中、六乾、七兌、八艮、九離。排於掌上,任其縱橫飛佈也。十五者,縱橫配合圖書,無不成十五之數,如太陽之一九十也,少陽之三七十也,太陰之六四十也,少陰之二八十也,以中五乘之,皆成十五,此圖之縱橫也﹔北一南九十也,東三西七十也,西北之六東南之四十也,西南之二東北之八十也,以中五乘之,亦皆十五,此書之縱橫也,故曰縱橫十五在其中,此天地之數目,有配合之妙用,所以行兵佈陣豈能外此縱橫之法哉。 ● 次將八卦輪八節,一氣統三為正宗。  乾坤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此八卦循序之理。是以八節輔配八卦—冬至主坎,立春主艮,春分主震,立夏主巽,夏至主離,立秋主坤,秋分主兌,立冬主乾。所以八方風動,納天地之氣,化為出入抵向之門戶也。一氣者,卦氣也。統三者,一氣領三候也,如冬至、小寒、大寒統坎,立春、雨水、驚蟄統艮,春分、清明、谷雨統震,立夏、小滿、芒種統巽,夏至、小暑、大暑統離,立秋、處暑、白露統坤,秋分、寒露、霜降統兌,立冬、小雪、大雪統乾。以八宮分佈二十四氣,此為遁甲奇門之正宗,每卦統三節,每節統三候也。三候者,上、中、下三元為三候也。如冬至一七四、小寒二八五、大寒三九六、立春八五二、雨水九六三、驚蟄一七四、春分三九六、清明四一七、谷雨五二八、立夏四一七、小滿五二八、芒種六三九,此為陽遁上中下三元三候起局之法也﹔如夏至九三六、小暑八二五、大暑七一四、立秋二五八、處暑一四七、白露九三六、秋分七一四、寒露六九三、霜降五八二、立冬六九三、小雪五八二、大雪四七一,此陰遁上中下三元三候起局之法也。 ● 陰陽二遁分順逆,一氣三元人莫測。 冬至為一陽之始生,陽氣上升,故陽遁順行,迎生氣也,六甲從坎至離止,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順而進之。夏至為一陰之始生,陰氣下降,故陰遁逆行,迎殺氣也,六甲從離至坎止,以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逆而退之。以歲氣計之,四時代謝,寒暑迭更,三百六十日而一周天,以二至分二遁,體天地陰陽之氣,而為人事之用。若以一卦氣論之,一氣十五日,五日為一元,十五日為三元,一元十六時,三元共一百八十時,然一氣之內,按三元之妙用,節氣輪轉,渾然無跡,而其間盈縮刻數分秒之不齊,全在神氣超接之法以補之。 ● 五日都來換一元,接氣超神為準的。  五日為一元,以甲己為符頭,四仲—子、午、卯、酉為上元,四孟—寅、申、巳、亥為中元,四季—辰、戌、丑、未為下元。都來兩字必須周六十時耳,其三元之中有節氣之遲速,未可據以五日而換一元,故有超接之法為準的。今時符先節到,則用超,節後符到則用接。視超接之法,節令尚可得其真,氣一經置閏,重用元局法可閏,而節令斷難準矣,故以二至超接為陰陽生育之根蒂,恰要在此處體會分析明白,以超接二字為主宰故曰︰「準的」,猶大匠之準繩,射者之中的也。 ● 認取九宮分九星。八門又逐九宮行。 認取者,詳審之謂也。九宮者,一坎、二坤、三震、四巽、五中、六乾、七兌、八艮、九離也。分者,佈列也。九星者,蓬、芮、沖、輔、禽、心、柱、任、英也,以蓬分位於坎,芮分於坤,沖分於震,輔分於巽,禽分於中,心分於乾,柱分於兌,任分於艮,英分於離也。八門者,休、死、傷、杜、開、驚、生、景也。逐者,相隨而行也,謂休蓬同行,死芮同行,傷沖同行,杜輔同行,開心同行,驚柱同行,生任同行,景英同行。可見自有次第之用法,而吉凶大局定矣。 ● 九星常為值符用,八門直使自分明。 直符者,六儀也,其所用時之旬甲謂之直符,如某甲在某宮,則某星隨直符而轉運,故為直符用也。直使者,其所用時之旬甲之門謂之直使,如某甲在某宮,某門即為直使也。 ● 符上之門為值使,十時一易堪憑據。 直符之上其門為直使,隨直符而十時一易,有所憑依,無雜亂之紛更也。 ● 直符到處加時干,直使順逆隨宮行。 此遁甲奇門之用法,##要認得真切。直符者,係用時之旬甲,乃六儀也,直符所到之處加於所用時干之宮。直使者,八門也,蓋門逐符行。假如一局甲子旬,直符在坎一宮,則直使應在休門,占時得甲子時,則甲子直符加甲干應到一宮,直使即在一宮﹔如乙丑時,直符加乙應到九宮,則直使應在二宮﹔丙寅時,直符加丙應到八宮,直使應在三宮。是直使分順逆隨宮而行,直符隨時干而行。 ● 六甲原號六儀名。 六甲者,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也。其甲子隱戊,甲戌隱己,甲申隱庚,甲午隱辛,甲辰隱壬,甲寅隱癸。受甲為儀,謂之六儀也。 ● 三奇即是乙丙丁。 經云︰「乙居卯位,帝出乎震,丙丁俱抱火德,有離明之象,此三光,所以麗奇於乙丙丁也。」故以乙陰木為日奇,丙陽火為月奇,丁陰火為老人星,其光芒現於丁位,故為星奇。 ● 陽遁順儀奇逆佈,陰遁逆儀奇順行。  陽遁佈局之法,如冬至屬坎,用一局,即在一宮起甲子戊,順飛九宮,甲戌己在坤二,甲申庚在震三,甲午辛在巽四,甲辰壬在中五,甲寅癸在乾六,是儀順佈也。三奇者,則丁奇在兌七,丙奇在艮八,乙奇在離九宮也。以戊己庚辛壬癸丁丙乙為次序,順佈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之宮,則佈陽遁九局順儀逆奇之捷法也,餘局仿此。 陰遁佈局之法,如夏至屬離,用九局,即在九宮起甲子戊,逆佈九宮,甲戌己在艮八,甲申庚在兌七,甲午辛在乾六,甲辰壬在中五,甲寅癸在巽四,是儀逆行也。順佈三奇者,則乙奇在坎一,丙奇在坤二,丁奇在震三宮也。以戊己庚辛壬癸丁丙乙為次序,逆佈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之宮,則佈陰遁九宮逆儀順奇之捷法也,餘局仿此。 ● 吉門仍要合三奇,取用須云百事宜,更合從旁加檢點,臨宮不可有微疵。  門為執事之始,##要關鍵,門一得吉,所趨正矣。仍須合乙丙丁三奇之靈,大概利於謀為,猶未可據,謂之全吉,更加檢點宮分之有無微疵,如乙奇臨震宮,謂之日出扶桑,融合之氣,為吉﹔兌乃木之絕地,乙奇剋則受制。如丙奇臨離九宮謂之月照瑞門,身居帝旺為純吉﹔而臨乾則丙火之墓地,光明暗昧,不吉。如丁奇臨兌,貴人陞殿,為吉﹔而臨於坎則謂之朱雀投江,威德收藏,則不吉也。故謂之臨宮不可有微疵也。 ● 三奇得使誠堪使,六甲遇之非小補,乙逢犬馬丙鼠猴,六丁玉女臨龍虎。  此法三奇即是乙丙丁矣,然未可執得奇便為堪使。所云得使者,是得直使也。三奇得開休生之直使,所謂得奇得門方,可謂誠堪使也。六甲遇之非小補者,更合地盤上之六甲,相為表裏,三奇三門得儀神佐之,豈小補哉?乙奇加甲戌、甲午,丙奇加甲子、甲申,丁奇加甲辰、甲寅,是為犬馬鼠猴龍虎之謂也,然以本旬三奇六甲為的也。 ● 又有三奇遊六儀,號為玉女守門時,若作陰私合和事,請君但向此中推。  此法以地盤丁奇所到之宮為主,遁得本旬直使之門加臨,即為玉女守門。其法以甲子旬庚午時、甲戌旬己卯時、甲申旬戊子時、甲午旬丁酉時、甲辰旬丙午時、甲寅旬乙卯時。宜舉陰私合和之事,須遇三吉門為宮也。 ● 天三門兮地四戶,問君此法歸何處,天沖小吉與從魁,此是天門私出路,地戶除危定與開,舉事皆從此方去。 攷古法以乾為天門﹔此以太沖卯、小吉未、從魁酉為天三門也,又曰天私門。止利於逃行隱跡,乃隱遁之門戶也。其法以月將加所用之正時,順尋太沖、小吉、從魁所臨之方,即是天三門,如正月雨水後日纏娵訾之次,月將是亥,用卯時,以亥加卯,則太沖在未,從魁在丑,小吉在亥,其未丑亥上乃天三門也,於仿此推。 攷卦例,巽為地﹔此以除、危、定、開為地戶也。其四者,五行屬土,故所加臨處,利於屯營、築城,有城高池深之保障也。既云地戶,地戶法以地氣將加所用之時,即以建加建,是月分之除、危、定、開日以建加本時,是日分之除、危、定、開時也。如正月建寅,即從寅上起建,順數,則卯上是除,午上是定,酉上是危,子上是開,其卯、午、子、酉是地四戶也。如以建加所用之子時,則丑、未、辰、戌得除、危、定、開,是地四戶也。 ● 六合太陰太常君,三神原是地私門,更得奇門相照應,用門舉事總欣欣。 地私門者,隱藏、潛伏之謂也。六合卯為本家,太陰酉為本家,太腸未為本家。卯酉乃日月出入之門戶,所以出門舉事迪吉,更合三奇吉門斯為全美。但取貴神之法,與六壬稍異,其法以月將加正時,分旦暮尋其方向,旦暮貴人各有分屬,以八干四維分配十二支,以分上下,如用乙巽丙丁坤庚時,係上六字,而辰巳午未申酉屬焉,是用旦貴也﹔如用辛乾壬癸艮甲時,係下六字,而戌亥子丑寅卯屬焉,是用暮貴也。再視貴神臨於何宮,以分順逆。若亥子丑寅卯辰六宮,為陽順起貴神,求三神陰常六,即是地私門也﹔若在巳午未申酉戌六宮,為陰逆起貴神,求三神陰常六,即是地私門也。假如正月雨水後,太陽纏娵訾之次,亥為月將,以甲戊庚日用卯時,卯屬下六字,用暮貴,即以亥加卯時,以暮貴在未,未臨亥宮,亥為陽支,起貴神順行,則太常在未,六合在寅,太陰在酉,而未寅酉之方,乃地私門也。又如甲戊庚日,用午時,午屬上六字,用旦貴,以亥將加午時順行,旦貴在丑,丑臨申宮,申為陰支,起貴神逆行,則太陰在戌,太常在子,六合在巳,是戌子巳三方乃地私門也。天三門、地四戶、地私門三者,法異而用同,乃遁甲##要之神,若得全和奇門,則所向無阻矣。 ● 太沖天馬##為貴,卒然有難宜逃避,但當乘取天馬行,劍戟如山不足畏。 攷神煞有天馬,即天馬方也。蓋太沖以卯為本神,即房宿也,故為天馬其所加臨處不空不陷不囚不墓,利於駿奔萬里。法以月將加所用之正時,視太沖所臨之方,即天馬方也,更合門奇,縱劍戟如林,有何畏焉﹖ ● 三為生氣五為死,盛在三兮衰在五,能知趨三避五時,便自嵬然常獨處。 郭氏元經曰︰「五凶三吉就門推,吉有吉兮不用疑。」抑見三吉五凶以門論也。五凶者,乃杜驚傷死景也,又以五為宮分者,止言避五而未及之三,則陰陽駁集之處,豈可不避之乎,故避五以方言之為確論也。 ● 就中伏吟為##凶,天蓬加著地天蓬,天蓬若列天英上,須知即是返吟宮,八門反覆皆如此,死在生兮生在死,假令吉宿得奇門,萬事皆凶不可使。 天上地下星伏而不易位,在於本宮,故曰伏吟。天上地下九星動而易位,加於對沖之宮,故曰返吟。死門加於生門曰返吟,死門加於死門曰伏吟。假令吉宿得奇門,值返吟、伏吟之時,亦不堪用事也。 ● 六儀擊刑何太凶,甲子直符愁向東,戌刑在未申刑虎,寅巳辰辰午自午。 此言直符加所刑之地相刑與自刑也。如甲子臨三宮,子卯相刑﹔甲戌臨二宮,戌未相刑﹔甲申臨八宮,申寅相刑﹔甲午臨九宮,午自刑﹔甲辰臨四宮,辰自刑﹔甲寅臨四宮,寅巳相刑也。百事謹慎不宜相犯。 ● 三奇入墓好推詳,乙日何堪見未方,丙火墓戌丁墓丑,此時諸事見災殃。 乙為陰木,長生於亥,墓於未,故乙奇臨二宮為入墓。丙為陽火,長生於寅,墓於戌,故丙奇臨六宮為入墓也。丁為陰火,長生於酉,墓於丑,故丁奇臨八宮為入墓也。 ● 又有時干入墓宮,課中時下忌相逢,戊戌壬辰兼丙戌,癸未丁丑己丑凶。  六甲子一周有六日,時干入墓謂丙戌時丙入戌墓、丁丑時丁入丑墓、壬辰時壬入辰墓、癸未時癸入未墓、己丑時己入丑墓、戊戌時戊入戌墓。凡入墓之時,運籌圖謀、建立營寨皆昏迷無氣。 ● 五不遇時龍不精,號為日月損光明,時干來剋日干上,甲日須知時忌庚。 蓋甲日庚午時、己日乙丑時,乙日新巳時、庚日丙子時,丙日壬辰時,丁日癸卯時、壬日戊辰時,戊日甲寅時、癸日己未時,辛日丁酉時,此時時干剋日干,故主客不合,極凶之時,縱得奇門皆不宜用。 ● 奇與門兮共太陰,三般難得總加臨,若還得二亦為吉,舉措行藏必遂心。  謂乙丙丁三奇、開休生三門、太陰六合九地三神,三者不可兼得。若還得三者,或門與三神會合,或奇與三神會合,雖未全吉,其謀亦可遂願矣。 ● 更得直符直使利,兵家用事##為貴,當從此地擊其沖,百戰百勝君須記。  直符以言星,直使以言門,若有會合,直符不犯刑墓,直使不犯迫制,利於行兵謀事。大將屯兵直符直使之本宮,而進兵於直符直使對沖之宮,戰自勝矣。 ● 天乙之神所在宮,大將宜居擊對沖,假令直符居離九,天英坐取擊天蓬。  天乙者,直符也。主帥居直符之本宮擊敵於對沖之宮,如直符居離九宮,故坐英星而擊蓬也。其法,在陽遁利於天上直符所居之宮,陰遁利於地下直符所居之宮。 ● 甲乙丙丁戊陽時,神居天上要君知,坐擊須憑天上奇,陰時地下亦如之。 得五陽時用事,主清虛之氣上浮於天,所謂九天之上好揚兵,故布陣坐擊須憑天上三奇,以依神靈赫奕也。甲乙丙丁戊為五陽時。得五陰時用事,沉厚之氣下降於地,其神鎮靜,所謂九地之下利潛藏,故伏奇固守須憑地下三奇,以藉神靈庇祐也。己庚辛壬癸為五陰時。 ● 若見三奇在五陽,偏宜為客自高強,忽然逢著五陰位,又宜為主好裁詳。  此承上文而言也。若五陽之時,而天上三奇在於五陽之東部,利於為客﹔若五陰之時,而天上三奇在於五陰之西部,利於為主。夫主客之分,用兵##要之機,故黃帝云︰「審動靜之理,察先後之機。」動則為客,靜則為主,主客既定,勝負斯分。其先起者為客,後起者為主。先起者,待敵未動,揚兵而先進﹔後起者,屯兵偃旂,待敵至而後應之,此主客變通之法也,合三奇用之,百戰百勝。 ● 直符前三六合位,太陰之神在前二,後一宮兮為九天,後二之神為九地。  陽遁,直符、螣蛇、太陰、六合、白虎、元武、九地、九天也﹔陰遁,直符、九天、九地、朱雀、勾陳、六合、太陰、螣蛇也。其法不用飛宮,以甲為旬首,隱直符分順逆而佈之。 ● 九天之上好揚兵,九地潛藏可立營,伏兵但向太陰位,若逢六合利逃形。  九天者,言攻之至極也,乃殺伐之氣,運在此方,可以行兵,依此氣以揚威武。九地者,言守之至深也,乃朦朧之氣,運在此方可以行兵,依此氣結寨安營。太陰之下可埋伏設險御敵,可遣行間諜。六合之下利避難逃危。此四星各有所宜,而得奇門乃合此法。 ● 天地人兮三遁名,天遁月精華蓋臨,地遁日精紫雲蔽,人遁當知是太陰。生門六丙合六丁,此為天遁自分明。開門六己合六乙,地遁如斯而已矣。休門六丁共太陰,欲求人遁無過此。風雲龍虎並鬼神,始知九遁能為用。 天遁—生門、丙奇合地盤六丁。地遁—開門、乙奇合地盤六己。人遁—休門、丁奇合太陰。風遁—開、休、生三門合天盤六辛加地己,利水戰、火戰,飛沙走石。雲遁—三門、乙奇加地辛,宜祈禱、雨澤、學道、修仙、隱遁。龍遁—休門、乙奇下臨坎宮,宜行船、水戰、穿井、通渠。虎遁—三門、六辛臨艮,宜探圍、射獵、捕捉、出師、戰陣。神遁—生門、丙奇合九天,宜出師、大戰、賽社、迎神、驅邪、治病。鬼遁—開門、乙奇合九地,宜驅邪、酬神、祭祀。以上神奇九大遁,##宜隱遁,人莫能窺。惟天地人三遁之時,人間萬事無不宜也。 ● 丙加甲兮鳥跌**,甲加丙兮龍迴首,只此二者為##吉,百事如意十八九。 龍回首者,謂天上六甲臨於地下六丙是也。經曰:「飛龍在天,迴 **櫾础!谷襞e兵利為客,揚威萬里,一人可敵萬夫,凡百謀為,所向皆宜。鳥跌**者,謂天上丙奇臨地下六甲是也。經曰:「進飛得地,龍雲聚會。」若此時行兵,地闢千里,凡百舉事皆利。 ● 庚為太白丙熒惑,庚丙相加誰會得,六庚加丙白入熒,六丙加庚熒入白,白人熒兮賊即來,熒入白兮賊即滅。 太白入熒惑謂天上六庚加地下六丙,乃金入火鄉而受剋,此時防有賊即來,掩襲以罹其禍。熒惑入太白者,為天上六丙加地下六庚,乃火入金鄉而受剋,此時不可入敵人之境而索戰,若有賊至,必畏而遁去。故兵帳賦云:「熒入白而敵寇自去,白入熒而城壘宜堅。」 ● 丙為勃兮庚為格,格則不通勃亂逆。直符加庚天乙飛,庚加直符天乙伏。庚加日干為伏干,日干加庚飛干格。加一宮兮戰於野。同一宮兮戰於國。庚加癸兮為大格,加己刑格##不宜,加壬之時為小格。又嫌歲月日時驅。更有一般奇格者,六庚慎勿加三奇,此時若也行兵去,疋馬隻輪無返期。 勃者,顛倒也,天上六丙加##之干為日勃,加時亦然,若用兵則紀律亂矣。凡庚所加皆謂之格。格者,隔絕不通也。庚加年月日時干皆為格,惟宜固守莫先舉,然此時行兵多有凶咎,應避此格也。天上直符加地下六庚為飛宮格,此時主客皆不利,為宜堅壁固守,出戰必遭擒。天上六庚加地下直符之宮為伏宮格,戰鬥不利為主,不宜。天上六庚加於##之干為伏干格,此時行兵主客不利。天上所用之日干加於地下六庚為飛干格,用兵出戰則主客皆有所傷。天上六庚加地下六癸為大格,此時出軍車破馬斃。天上六庚加地下六己為刑格,此時出兵為主不利,士卒逃亡,從此方捕捉反有凶殃。天上六庚加地下六壬為小格,又為伏格,此時不利行兵動眾。天上六庚加地下三奇乙丙丁為奇格,此時行兵,疋馬隻輪定無返期,又云庚加丙丁奇遇景門英星乃下剋上,用兵先舉者敗,故疋馬隻輪所向皆失,若庚加乙奇或遇沖輔傷杜兩門乃上剋下,用兵先舉者勝,所向皆剋。天盤六庚加於坎一宮謂之加一宮,如天盤庚加地盤庚同在坎宮,為之同一宮,故有戰於野,戰於國之分也。  ● 六癸加丁蛇妖矯。六丁加癸雀投江。六乙加辛龍逃走。六辛加乙虎猖狂。請觀四者是凶神,百事逢之莫措手。 天上六癸加地下六丁為妖矯格,此時縱合奇門,不宜舉事。天上六丁加地下六癸為為投江格,此格行兵防有喪失之禍,舉事主有口舌爭鬥之禍。天上六辛加地下六乙為猖狂格,此時行兵主客兩傷必見殺戮,為主有暗害之憂。天上六乙加地下六辛為逃走格,此時不宜舉兵動眾,有敗亡之禍。 ● 八門若遇開休生,諸事逢之總稱情。傷宜捕獵終須獲。杜好逃亡及隱形。景上投書並破陣。驚能擒訟有聲名。若問死門何所主,只宜吊死與行刑。 此八門所主之吉凶,三吉者,開休生也﹔五凶者,死傷驚杜景也。不曰:「吉者終吉,凶者終凶。」又曰:「凶中有吉,吉中有凶。」各分所主之。吉凶更論有氣無氣、得令不得令、制迫不制迫,所以要視加臨之地位生剋歸何耳。休門,休者,美也。得天一生水之義,坎為本宮,在冬得令,在春則休,在夏則囚,在秋則相,在四季月各旺十八日,則受氣剋無氣,在本宮則曰伏吟,臨艮則受剋,臨震則洩氣,臨巽而入墓,臨離則返吟,臨坤為長生,臨未則受剋而被傷,一宮之中,有純疵之不同也,臨兌為敗氣,在乾則得生,在亥而有助。死門,死者,不能生息之象也,坤為本宮,在四季各旺十八日為得令,在秋則休,在冬則囚,在夏則相,在春則死,在本宮則伏吟,臨兌沐浴也,臨乾洩氣,臨坎門迫,臨艮返吟,臨震受剋,臨巽為墓,臨離為胎而有生息。傷門,傷者,殘也,萬物盛極而反傷,震為本宮,在春則得令,在夏則休,在秋則死,在冬則相,在四季則囚,在本宮則為伏吟,臨巽為得地,臨離為死,臨坤木之墓地,又為門迫,臨兌受剋,又為返吟,臨乾為長生,臨坎受生,臨艮為門迫,臨震為帝旺。杜門,杜者,閉也,主萬物有杜塞不通之象,巽為本宮,乾為返吟,於同傷門。開門,開者,啟也,道路坦夷,通利關津,乾為本宮,在秋則得令,在冬則休,在春則囚,在四季則相,在夏則死,在本宮則伏吟,臨坎則無氣,臨艮為墓地,臨震門迫,臨巽坤兌係長生官旺之鄉為有氣,臨離為受剋。驚門,驚者,動也,惶惑憂疑之象,兌為本宮,在秋得令,在冬則休,在春則囚,在四季則相,在夏則死,在本宮為伏吟,臨乾衰病之地,臨坎無氣之鄉,臨艮為墓地,臨震為門迫,臨巽為長生之地,臨離受剋,臨坤為冠帶得地。生門,生者,養也,萬物至此而化育成材之象,艮為本宮,在四季月為有氣,在本宮為伏吟,在夏為相,在秋則休,在冬則囚,在春則死,臨震為受剋,臨巽為墓地,臨離為有氣,臨坤乾坎係長生冠帶臨官帝旺之鄉為有氣,臨兌乃敗氣也。景門,景者,明也,麗明於天中,萬象蒸舒之象,離為本宮,在夏得令,在春為相,在四季為休,在秋則囚,在冬則死,在本宮為伏吟,臨坤衰病之地,臨兌火至而光熄矣,臨乾為墓,臨坎為剋,又為返吟,臨艮為長生之地為有氣,臨震為沐浴,亦為得氣,臨巽為旺氣始生之地也。 ● 蓬任沖輔禽陽星,英芮柱心陰宿名。輔禽心星為上吉,沖任小吉未全亨,大凶逢芮不堪使,小凶英柱不精明。大凶無氣變為吉,小凶無氣亦同評。吉宿更能逢旺相。百事為之必有成﹔若遇休囚並廢沒,勸君不必進前程。 此言九星之吉凶也。經云:「時下得輔禽心為上吉,沖任為次吉,蓬芮為大凶,柱英為小凶。」更以五行生旺言之,若大凶之星,得休囚無氣,則小凶也﹔小凶之星,得休囚無氣,亦不足憂也﹔若上吉、次吉之星無氣,亦不甚吉也。 ● 要識九星配五行,各隨八卦考羲經。芮禽任坤中艮土,坎蓬屬水火離英,乾兌為金心柱會,震沖巽輔木相因。吉凶自有元妙訣,旺相休囚與重輕。與我同行即為旺,我生之月誠為相,廢於父母休於財,囚於鬼兮真不妄。假令水宿號天蓬,旺在初冬與仲冬,相居正二休三四,其餘倣此類推同。  此言九星配五行生剋休囚之理也。經云:「我生之月為相,同類之月為旺,生我之月為廢,我剋之月為休,剋我之月為囚。」如天蓬水星,旺於亥子月,水同類也﹔相於寅卯月,水生木也﹔廢於申酉月,金生水也﹔休於巳午月,水剋火也﹔囚於辰戌丑未月,土剋水也。天英火星,旺於巳午月,火同類也﹔相於辰戌丑未月,火生土也﹔廢於寅卯月,木生火也﹔休於申酉月,火剋金也﹔囚於亥子月,水剋火也。天沖天輔木星,旺於寅卯月,木同類也﹔相於巳午月,木生火也﹔廢於亥子月,水生木也﹔休於辰戌丑未月,木剋土也﹔囚於申酉月,金剋木也。天心天柱金星,旺於申酉月,金同類也﹔相於亥子月,金生水也﹔廢於辰戌丑未月,土生金也﹔休於寅卯月,金剋木也﹔囚於巳午月,火剋金也。天芮天禽天任土星,旺於辰戌丑未月,土同類也﹔相於申酉月,土生金也﹔廢於巳午月,火生土也﹔休於亥子月,土剋水也﹔囚於寅卯月,木剋土也。 ● 急則從神緩從門,三五反覆天道亨。 急者,臨事於危難之際,不容稍緩,出入抵向,不利於方位,則有從神之法。神者,天上直符所居之方,從此而趨馳之,自得神靈之護佑也。三者,開休生也。五者,死傷杜驚景也。三五反覆者,三吉能凶,五凶能吉,隨時變遷,神其用而趨向之,則天道亨通矣。 ● 十干加伏若加錯,入庫伏囚吉事危。 吉凶之樞機皆在於十干加伏,隨直使以轉運,若宮分加伏有錯,則入墓休囚,事之應吉反危矣。 時加六甲,一開一闔,上下交接,又云:「甲為天福,又為青龍,陽開利客,陰開利主,闔則固守,開則揚兵。」陽星合孟甲,內開外闔﹔合仲甲,半開闔﹔合季甲,內外俱開。陰星合孟甲,大闔﹔合仲甲,內闔外開﹔合季甲,外大開內半闔。三甲者,甲子、甲午為孟甲,宜靜﹔甲寅、甲申為仲甲,宜潛藏,不可外出﹔甲辰、甲戌為季甲,凡百謀為大吉。訣云:「時加六甲為開闔,六甲雖同用不同。陽星加開移徙吉,陰星加闔所為凶。」 時加六乙,往來恍惚,與神俱出。又云:「時加六乙,諸事皆吉,利生百倍。」,又云:「六乙為天德,言乙與日奇,凡有往來,從天上乙奇而出,如有神助,不可測也。」 時加六丙,道路清甯,所願皆遂,又云 :「威德之時,利於為主,不利為客。」又曰:「明堂之下,利於安營。」又云:「六丙天威無不利,敵人亡敗莫爭功。」丙為月奇,從天上六丙方出,可以制伏兵矣。 時加六丁,出幽入冥,至老不刑,刀雖加頸,猶然不驚。又云:「時加六丁,做事康甯。」丁為星奇,從天上六丁而出,隨星奇挾玉女入陰中,則人不見鬼不知,敵人不敢侵,將兵主勝。 時加六戊,乘龍萬里,不之呵止。又云:「時加六戊,凶神不遇。」又戊為天門,又為天武,若遠行當從天上六戊之下而出,挾天武而出天門,雖萬里凶惡,不敢危害,揚兵必獲大勝。 時加六己,如神所使,不知六己,出被凶咎。又云:「時加六己明堂,宜秘密潛蹤。」己為六合,又為地戶,凡隱匿偷營劫寨,當從天上六己之下而出,如神不能見其形,故曰如神所使。 時加六庚,抱木而行,強有出者,必見鬥爭。又云:「前有凶惡,定主虛驚。」,又云:「庚為天獄,事相觸犯,必遭刑獄。」此時強有出者,必迫刑憲,惟宜自守。此時將兵利主,不利客。 時加六辛,行遇死人,強有出者,罪罰纏身,又時加六辛,逢著鬼神,求之不遂,橫禍來侵。又云:「辛為天庭,宜行刑決獄。」若強有出者,斧鉞在前,必遭刑罪。 時加六壬,為吏所禁,強有出入,飛禍將臨。又云:「六壬為天牢,又為天賊,宜囚禁罪惡。」若遠行出入,必遭罪杜。將兵強欲出入,反被遭擒。 時加六癸,眾人莫視,不知六癸,出門即死。又云:「時加六癸,為天網,惟利逃亡。」又癸為華蓋、天藏,利於伏匿。又云:「六癸之下利於伏兵隱形。」 總論十干加臨之法,非執著一處,蓋遁甲之所重者在于故,視##之時得何干,天上所用之時臨於地盤得何干,不入庫休囚,吉者終吉矣。 ● 十精為使用為貴,起宮天乙無須潰。 使者,直使之門也。其直使十時一易,主宰禍福之權衡,貴在察時按宮精而用之。天乙者,直符,即六甲之旬首,統領三奇六儀,加諸時干,到處為之起宮,不可潰亂於用也。 ● 天為客兮地為主,六甲推之無差理, 勸君默識此元機,洞澈九宮扶明主。 天者,天盤也。客者,用也。地者,地盤也。主者,體也。從奇儀順逆相推體用,合其理默識者不出口,與心穎悟此中之元妙,縱橫九宮,了然於指掌之中也。 ● 宮制其門不為迫,門制其宮門迫凶。吉門****吉減去,凶遇門迫凶更凶。宮若生門則為義,##吉日合門主宮。 宮迫者,謂開驚兩門臨離宮,火剋金也﹔休門臨坤艮二宮,土剋水也﹔生死兩門臨震巽二宮,木剋土也﹔傷杜兩門臨乾兌二宮,金剋木也﹔景門臨坎宮,水剋火也,此宮剋門也。凡宮迫門者,為主剋客也。門迫者,開驚二門臨震巽二宮,金剋木也﹔休門臨離宮,水剋火也﹔生死二門臨坎宮,土剋水也﹔傷杜二門臨坤艮二宮,木剋土也﹔景門臨乾兌二宮,火剋金也,此門剋宮也。蓋迫者,逼也,急切受制或門受制於宮,或宮受制於門,彼此相抗,扼抑不容,故吉門受制,吉則減吉,凶門受制,凶則愈凶矣。凡門剋宮者,為客剋主也。 宮生門者,義也,開驚二門臨坤艮宮,土生金也﹔休門臨乾兌二宮,金生水也﹔生死二門臨離宮,火生土也﹔傷杜二門臨坎宮,水生木也﹔景門臨震巽二宮,木生火也,此宮生門也。凡生門者為主生客也。 門生宮者,相也,驚開二門臨坎宮,金生水也﹔休門臨震巽二宮,水生木也﹔生死二門臨乾兌二宮,土生金也﹔傷杜二門臨離宮,木生火也﹔景門臨坤艮二宮,火生土也,此門生宮也。凡門生宮者,為客生主也。 門宮比和者,如金見金,木見木,土見土,水見水,火見火。合三奇吉格者為上吉,諸事大利,需要分別吉凶四時旺相休咎,斷之可也。 ● 天網四張無走路,一二網底有路通,三至四宮行人墓,八九高強任西東。 此言時不得六癸也。六癸屬陰,乃十干氣盡之時也。犯之者,如入網中,幽暗難出,奇神有高下,審定所用之時加諸六癸在何宮。若在坎一宮則高一尺,在坤二宮則高兩尺,隨宮言高下也。天網一二尺者,遇之可跨而出,倘高在三尺以上,則不可逃矣,此之時可偃旂息鼓,棄甲啣枚匍匐而脫,或吾軍陷入敵軍或從天門而出,或從玉女而去,或從三奇斬擒,以見血光,臂橫刀刃,呼天輔之神號,揚旂擂鼓,舉喊震聲,併力突出而網破矣。若敵人來追,則身投網內,可回軍奮擊,後軍必慌忙失措,破陣喪師,或敵人入吾所布之網,敵人作法而奔我軍,慎不可追,追則我軍投入網中矣。故訣云:「天網四張,萬物盡傷,高用匍匐,低用聲揚也。」 ● 節氣推移時候定,陰陽順逆要精通,三元積數成六紀,天地都成一理中。  此言遁甲之理,反覆究詳之意。二十四氣之轉移,皆在七十二候上中下三元也,所以有超接之法,期以節候符合輪轉,以為遁甲之妙用。以二至而分陰陽兩遁,定元布局不可差謬,故須精通。 ● 遁甲此書為正軌,節氣准的無過此,請觀歌裡精微訣,非是賢人莫傳與。  此言遁甲奇門惟此書為天時節氣之正宗,非壬遁等術之可比,故戒妄傳。此賦字字珠璣,精研玩味,豈愚昧者所能測識哉﹖ 奇门法竅卷二 奇門六甲三元定例  一得曰:「奇門地盤定局—八卦也、九宮也、九星也。」然地道常靜,故八卦九宮永定而不移,若八門更換而為人盤,九星飛佈而為天盤,變化無窮,雖鬼神亦莫能測其機矣,豈可淺易得乎。然物之不能逃者,數也﹔數之不能離者,理也﹔理與術所不能違者,時也。 天有四時,迭運而成歲,一歲十二月,每一月有二氣,共二十四氣,每一月或三十日或二十九日,每五日為一候,每一氣十五日為三候,一歲共七十二候。 氣者,節也,候者,元也,每一氣分為上中下三元也。子午卯酉為上元,寅申巳亥為中元,辰戌丑未為下元,以甲、己為符頭,掌六十時,而三元畢矣。自交冬至起至芒種十二氣止,為陽遁,俱順儀逆奇﹔自夏至起至大雪十二氣止,為陰遁,俱逆儀順奇,而又有正授、超神、接氣、拆局、補局之法。蓋六十花甲一日不增多,一日不減少,而氣有或先或後,而日有或多或少,先須講明正授奇訣,其他超神、接氣、拆局、補局自有次第,可以通曉。如冬至、夏至、立春、立秋、春分、秋分、立冬、立夏、芒種、大雪,二十四節如此日,子時交節,即遇甲子、己卯、甲午、己酉是上元符頭,亦此日到,乃為正授,如節氣未到,而甲子、己卯、甲午、己酉符頭先到,謂之符先節候,為超神。超神,超者,越也,當用本節之上元,以補之,不可錯用下節之上元,因奇門耑重節氣,豈有節未到而預用之者哉。如星家命理,三月內某日交立夏節,在節後生人必作四月論命,豈能仍作三月﹔又如四月某日方交立夏節,在節前四月內生人,必作三月論命,豈能即作四月論乎?人之富貴窮通壽夭由此而定,焉敢妄生異議耶?接氣者,迎接也,如節氣先到,甲子、己卯、甲午、己酉符頭後到,為節先符後,其候尚是前節之下元,當拆本節之下元某局以接之,謂之接氣也。其閏局之說,考之授時,歷視其日,已交冬至、夏至節令,而必欲仍用芒種、大雪之局以終三元之氣,謂之置閏,是泥於古之閏法,以致陰陽錯亂,有是理乎?如遵時憲書節氣為憑,其正授、超神、接氣、置閏不辨而自明矣。 ● 論遁甲源流 黃帝始創奇門,計四千三百二十時局也,法以歲,按八卦分八節,一節有三氣,歲有二十四氣也,氣有三候,歲有七十二候,候有五日,歲有三百六十日也,日有十二時,故一歲有四千三百二十時,一時一局,故奇門有四千三百二十局也。風后制奇門為一千八十局,陽遁統十二候,分局共五百四十﹔陰遁統十二候,分局共五百四十,合陰陽兩遁為一千八十局局也。周太公諳兵法,善布奇門,分七十二候,立七十二活局,每局六十時,七十二局亦四千三百二十時也。漢張子房刪定為陽九局、陰九局。此圖法更捷也,然十八局雖簡,以奇門星儀符使之行,悉布於局中,其為課亦得四千三百二十,惟加臨未能活變,必須正轉兩盤,其星符始能周轉成課,是風后一千八十誠萬世不易之法也。 ● 論遁甲出自圖書 夫河出圖,洛出書,而易道著象矣。其數始於一而終於九,周旋曲折,委然分之則九,貫之則一,其中條理,精密變化,用之則出入有門,進退有法,燦然為萬世之矩矱也。迨後運以三式,仰觀天文,俯察地理,中知人事,以籌算之。舍圖書而譚三式,由索途冥行昏潰而敗壞矣。其造式三層,法象三才,上層象天,中層象人,下層象地,布列九星,開闔八門,分列八卦,以陣八方,立中宮以建皇極,推移直符以遁奇儀。夫水者,北方之正氣,冬至陰至極,一陽始生,始於一而終於九,順布六儀逆布三奇,畫為九局,故曰陽遁﹔火者,南方之正氣,夏至陽至極,一陰始生,始於九而終於一,逆布六儀順布三奇,畫為九局,故曰陰遁,總布十八局以合二九之數也。知圖書者,始可語此。今之啟口,輒言遁甲,然不知立法之本旨,將十八局折作一層,按局推移,以為時用,稱曰活盤,以致氣候暗昧,不明超接,無准安能徵驗。故曰:「遁甲不法圖書之理,更有他說,正所謂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矣。」 ● 論飛宮 遁甲十八局之法,謂之行軍三奇,乃子房之授於圯上老人者也,後人不識作者之本旨,謂為局式疊一層以為天盤,按圖推移,竟失飛佈之法,而於卦氣之次序錯亂混淆。夫體用既殊,則九星陰陽失職,八門之休咎無徵。中寄於坤一宮而有二曜,是背天之道,失地之理,何以行兵出戰?蓋地盤靜也、體也,天盤動也、用也。靜則吉凶之兆未形,動則變化吉凶之機已著,然動靜之理,不外卦氣。生成之數順則始一而終於九,逆則始九而終於一,此不易之數也。若論卦,則有坎坤震巽乾兌艮離﹔若論門,則有休死傷杜開驚生景﹔而以星論,則有蓬芮沖輔禽心柱任英﹔而以遁論,則丁丙乙之三奇戊己庚辛壬癸之六儀是,昭然有中宮之定位,秩然有飛布之條理矣。若中五決當既坤而不可易,則一宮之中有二星二儀,則吉凶將何以適從乎?推到別宮亦如此,混淆焉能符合剋應,且如八門,人但知休生傷杜景死驚開說法,殊不知當從卦氣休死傷杜開驚生景以飛越也﹔又如九星亦知從蓬任沖輔英芮禽柱心說法,殊不知當從卦氣蓬芮沖輔禽心柱任英以飛越也。如此飛佈,始不失乎體用一本,悉合古人之成式也。 ● 論陰陽局法 遁甲起元之法,其說不一,飛佈若無次序,星符由此紊亂。如陽遁冬至十二氣,順佈六儀,逆佈三奇﹔陰遁夏至十二氣,逆佈六儀,順佈三奇,兩遁均以戊己庚辛壬癸丁丙乙為次,分陽順陰逆,飛佈九宮。以陽局自坎一順進坤二至離九﹔陰局自離九逆退艮八至坎一,由是星符依序旋轉,則節氣無差,似以此理為正宗,庶免為坊本所惑也。 ● 論寄宮 中五無耑方,故立寄宮之法也。考之諸書,論水土長生在申,故有寄宮之法,而近時均以陰陽十八圖耑寄二宮,又變體分寄八宮者,蓋取生死之義,而不免泥於古法矣。然禽星屬土實居中宮,遇辰須丑未月皆為乘旺,是土旺於四季,此一定不易之氣也。是中五之陰陽以分見於四維明矣,又何必拘拘耑寄二宮乎?愚詳考不若隨乎時令,所值之節氣寄於四維,以立春寄艮用生門,立夏寄巽用杜門,立秋寄坤用死門,立冬寄乾用開門,既與時令相合,可得節氣之真,而於陰陽所用之理亦無格礙,較之耑寄於二八兩宮者,尤通元妙矣。 ● 論直符用法 賦云:「直符前三六合位,太陰之神在前二,後一宮兮為九天,後二之神為九地。」此六合、太陰、九天、九地皆隨直符而輔運八宮也,如分九宮,則直符到中宮將何以分前後乎﹖從氣論,則中五以乾為前,以巽為後﹔從寄位論,則中五寄坤二,以兌為前,以離為後也。推詳前後二字,有導引、隨從直符之義,故其所重者在六合、太陰、九天、九地,而螣蛇、白虎、元武雖凶,而不論及也。信乎中五,當與寄宮并行不悖。又云︰「天乙之神所在宮,大將宜居擊對沖,假令直符居離九,天英坐取擊天蓬。」湯謂云︰「九天不可擊,九地不可擊。」若從卦氣論,直符居離九,行陰遁以一為前,則九天在坎一,擊天蓬是擊九天,以何云不可擊乎﹖故直符居離九。在陰遁宜屯兵於九天之坤二,在陽遁宜屯於九天之巽四,此所以天蓬之可擊三勝宮##勝也。要之九遁五假皆從此中立論,不可妄生別議。 ● 論直使 直使者,九宮之氣,即休死傷杜開驚生景也。夫六甲不遁於九宮,則九宮不得直其使,故六甲以星為體,以奇儀為用,以八門直使巡行而監察之,吉凶悔吝繫焉。要在行宮有法,庶幾趨避無差。於考之諸家,立論不一,立法互異,有按八卦旋轉者,如張公十八局,陰陽兩遁人盤均以休生傷杜景死驚開一律順行,不尋宮數,其中實有拘滯之處﹔而捷徑一書,陽以休死傷杜順佈九宮,陰以景休死傷逆佈九宮,較舊法稍有變通又復有失陰遁直使之氣﹔而真授秘集一本陽遁休死傷杜開驚生景,順飛八宮,不入中五,陰遁依景生驚開杜傷死休,逆飛八宮,不入中五,似覺陰陽兩遁直使之門得以周備,法良意精,洵以此法為正宗,可以永為規範矣。 ● 論八神 八神者,直符、螣蛇、太陰、六合、朱雀、元武、九地、九天也。吉凶取用,關係匪輕。凡兵法以天乙所在之方坐擊其沖,揚兵於九天,安營於九地,伏兵於太陰,匿形於六合,必須行宮有法,取用可以無差,而近世坊本欲以加太常飛九宮,欲以陰陽貴神法推佈,欲以起於直使宮,欲以直符加時干之宮,立論紛紜,均失正氣。愚考竅諸書,以天乙常隨遁甲陰陽兩遁,以朱白勾元并取,以直符加於時干之宮次,以螣蛇挨推,按八卦方位飛佈,仍遵小直符加大直符之義,折中定論,庶幾吉凶格局立現,亦可免混淆之弊也。 ● 論奇門定向 夫奇門行宮不可參差,纖末必須准定。中宮以子午定向,南北始分列八宮,其一卦管三山,坎宮有壬癸,艮宮有丑寅,震宮有甲乙,巽宮有辰巳,離宮有丙丁,坤宮有未申,兌宮有庚辛,乾宮有戌亥。假如##用時,其奇門吉局在乾,從中氣而趨向之,始為得地,偏右則戌,偏左則亥,如丙乙奇到乾,合而言之,則曰入墓,然丙乙入戌而不墓,趨乾亥而避戌,豈非權變之法乎?其丁奇到艮亦如,用門之法有何异哉? ● 論中宮 易有太極,以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相錯,乾坤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由是太極即中宮也,自洛書載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為肩,六八為足,縱橫十五,居中無往,而非五也。是以八卦因之,一坎、二坤、三震、四巽、五中、六乾、七兌、八艮、九離,此不易之定數也。其中五屬土,無卦氣之所屬,寄居於坤,若星則有九,以天禽位居中宮。甲統六儀三奇,以布列九宮,燦然備舉,故中五不當,耑寄於坤矣。矣圖書之生剋而論,中五寄於西南,為生物之關鍵,而遁甲重在節氣,究不若隨時令寄宮於四維,俾得節氣之真,而趨向之吉凶定矣。 ● 論超接置閏 奇門用法重在取時,故經云:「年吉不如月吉,月吉不如日吉,日吉不如時吉也。」要在交節換局有法,自可得節氣之真。諸家所論超接置閏,隱約其詞,斷難遵守,##捷之法,莫如詳查時憲書,以交節之日,視何甲、巳符頭,分元定局,如係正符正節,謂之正授,即無須換局﹔如係上元甲、己符頭,則以交節之日,起本節之上元,餘元類推。改因日定元、因元定局,終不可易,節氣既無差錯,則吉凶應驗,百不失一。遇閏之年,仍以交節符首分之,而置閏即在其中,若無閏月,則無閏奇也。是古之置閏,因交節未得其真法,自以今之時憲書為准耳。 ● 論拆局補局 拆局、補局之法,亦不外超接、置閏也。夫遁甲中全憑符頭次準節氣,上局有超,下局有接,有超有接,節有殘局,拆補以置閏之,乃斡旋造化之功也。奇法不論陽遁、陰遁,除過月大月小,只視甲、己符頭與節氣較量而分先後耳。如符頭先到,節氣後到,則用超以後到節氣為主,有超有接則必有殘局,拆補以全其氣,始中正無偏。若永定五日六十時,以換其局,則不能不法古之置閏耳,是今之拆補之法,不可不遵而用之。 何謂超?超者,過越也。何謂接?接者,迎待也。何謂神?神者,充足分量也。 何謂氣?氣者,節候始達也。 何為拆者?五日之內,憑節氣之時刻分秒而分拆之,以補下局之不足也。何謂補、捕者?五內之日有拆,則不滿六十時,憑節氣時刻分秒而分補之,以湊合前局不足之數也。故云:「遁甲用拆補之法為##要之關鍵焉。」假如歲在丙申,時憲書正月初八日丙子丑正一刻立春,其戊子時與己丑時之初刻當是先年大寒下元,自丑時一刻起至戊寅日亥時止,計三十五日,係甲戌下局之符頭統領,即用立春下局,即為殘局,拆之以補下元不足之數,此所謂節先符後須用接法。十二日己卯,自子時起至十六日癸未亥時止,計五日六十時,作立春上元﹔十七日甲申,自子時起至於二十一日戊子亥時止,計五日六十時,作立春中元﹔二十二日己丑,自子時起至二十四日辛卯辰初一刻止,計二十八時零一刻,作立春下局,并前局所拆三十五時,共計六十三時零一刻,其餘三時零一刻疊作立春下局,此即置閏之義,拆補之法也。又如七月二十九日甲午,自子時起至八月初三日戊戌亥時止,計五日六十時,作處暑上局﹔初四日己亥,自子時起至初八日癸卯亥時止,計五日六十時,作處暑中局﹔初九日甲辰,自子時起至時三日戊申亥時止,計五日六十時,已滿足一局之數,十四日己酉寅初三刻白露,符先節後,法當用超,雖處屬下局之數既足,而子丑二時與寅初之三刻,卻是己酉上元符頭統領,法當疊作處暑上局補之,此亦置閏、拆補之法。自己酉日寅初三刻起至十八日癸丑亥時止,共計四日五十八時零四刻,作白露上局,雖少二時零三刻,在後刻卻補足之矣﹔十九日甲寅,自子時起至二十三日戊午亥時止,共計五日六十時,作白露中局﹔二十四日己未日子時起至二十八日癸亥亥時止,共計五日六十時,作白露上局。二十九日甲子巳初二刻秋分,是符先節後,法當用超,以白露下局之數既足,而甲子日之子丑寅卯辰五時,卻是上局符頭統領,法當疊作白露上局補足,此置閏、超神、接氣、拆局、補局之秘訣也。蓋以時憲書節氣,時刻分秒纖毫無差,準。憑符頭超接而拆補之。是局局有閏餘之氣,用之響應如神,以取驗於人事哉。 ● 論中宮用門 遁甲之佈局確乎當從卦氣,自一至九,自九至一矣。然而宮既有九,門只有八,何虛一門以待用耶?世之膠固不通者,以中宮無門耳。中五無門則直使將何以加時到處乎?將何以逐九星行乎?若曰:「門踰五而就六。」,則直使不必加時矣,八門亦不必逐九星行矣。故八門分列有四,有四則有五,以休死傷杜之中,分布立一寄門,然後以開驚生景分布,則中五有逐宮時到之處,皆有直使之,可加八門,又逐九星行矣。若以所寄無門,則此宮何以定吉凶?是取中宮之義,以定吉凶也。蓋此方無門,則杜塞不通,不當趨向矣。五在八之中,則後有杜傷死休,前有開驚生景,可不當趨向耶?經所云避五之義也,若取中五宮之門以定吉凶,是交增出一門,吉凶於何所適從矣?按遁甲奇門,擇其奇不入墓、門不犯迫,大將居中,帷幄左右,前後自有出入之門戶,若布陣統兵,應以趨三避五之門出而交戰,或屯兵於開休生之地,待敵兵陷入奮而擊之,此用門之妙也。 ● 論十干加伏 加字之義,自有而增入也。伏者,本有而待入也。其十二支辰分布八宮,各有統屬,生墓休囚無容紊越,而遁甲則從直符起遁,故三奇六儀加諸宮分,以視其所遁之干加於何宮之支辰,論生墓休囚,則無加錯之謬矣。如陽遁三局,用丁卯時,甲子直符在三宮起遁,順儀逆奇—三宮甲、二宮乙、一宮丙、九宮丁、三宮還戊、四宮己、五宮庚、六宮辛、七宮壬、八宮癸。乙干到坤得休氣也,丙干到坎得囚氣也,丁干到離得臨官之氣,甲午到震得帝旺之氣,戊干到震得囚死之氣,己干到巽得休囚之氣,庚干到中宮得廢氣也,辛干到乾得敗氣也,壬干到兌得敗氣也,癸干到艮得囚敗之氣也,此十干加符之法。陰遁逆儀順奇仿此。此十干加辰,辰之定位得生旺衰墓休囚之法,如斯例推,則十干無加錯之誤矣。 ● 論地下奇儀 地下六儀分布十八局,從卦氣節候以定三元,始知起宮何所,其所用時之直符,十時一易,統領奇儀,各有宮分之次序,此之謂地下三奇六儀﹔以天上直符加諸十干所到之處,則天上有三奇六儀。如得十干相加之法,如此行遁天地,無悖戾之衍運,用有神化之機。若膠於十八局之奇儀,則十干加錯,甚非遁甲知本旨,故曰:「十干加伏若加錯,吉事凶囚凶事危。」 ● 論中五 夫中五寄門者,天禽雖寄二宮,重借死門以配之,實則隨局更使—至冬至三氣則寄休門,立春三氣則寄生門,春分三氣則寄傷門,立夏三氣則寄杜門,夏至三氣則寄景門,立秋三氣則寄死門,秋分三氣則寄驚門,立冬三氣則寄開門,此所謂隨局更使也。且此星獨名天禽,蓋禽鳥得生氣之先,即舉月令所載,如每月俱有禽鳥之應,如正月鴈候北、二月倉庚鳴之類,不足以徵時局更使哉,故中五隨時令寄宮,其理明顯,何必拘拘耑寄二宮乎? ● 論直符直使 符使者,星門用時之異名也。直者,代甲而直其用也。甲以星門為體,以奇儀為用,故奇儀無定位,而星門有定宮也。符者,即憑執之符也。門為使者,即甲巡行之使也,故凡甲在之宮,即以直宮之星為符,以宮之門為使也。干本十也,以配十二支,而變六十,故稱六,而儀亦稱六也。奇儀者,九干之體﹔六十干者,奇儀之用,故奇儀隨元分職九宮,而六十干亦隨元分職九宮也。六十干分遁九宮,則六甲干首亦在其中,故曰遁於儀,而不能遁於奇也。何以定為其儀之用也?蓋以靜為體,以動為用—奇儀之於卦無定位,於局有定宮也,有定宮即謂之靜,故曰︰「奇儀為九干之體也。」﹔六甲隨元遁六儀,故奇合六儀之干,亦隨甲遁於宮,遁則非靜矣,故曰︰「六干為奇儀之用也。」夫六甲不遁於六儀,則九星不能直其符﹔干不能遁於九宮,則八門不得直其使,歌曰︰「直符常以加時干,直使順逆隨宮去。」謂每甲用時,以當直之星符臨本局之定位﹔以當直之門使巡奇儀本元之遁宮也。譬之用人,其體在此,而以符監之﹔其用在彼,而以使察之,故云︰「善藏其用以儆無虞也。」 ● 論年奇法 今人用奇門,但之有時,而不知有年月日,何也?其法傳習差偽,失遁甲之本旨。揆之理氣,無所適從,按之縱橫失序,所以無徵不信,不信,民弗從矣!年奇以甲子分上、中、下三元,故為確當,其佈局逆儀順奇,從天遁也。上元甲子起坎一,一為數之始,陽之初,從坎而逆佈,甲子一周而終於五﹔故中元甲子起巽四宮而終於艮﹔下元甲子起兌七而終於坤。得其氣之均,所取用者謂之行年,視直符以行,遁得地之行年,以直符加行年,始知天上三奇﹔以直使加行年,始知有開休生三吉門,法誠蔑以加矣。按嘉靖四十三年甲子起杜門,十年一移,至萬曆甲午年移休,依杜傷死休景生驚開為次序以行之,餘可類推。考三元年遁法,上中下三局即陰遁一四七三局飛佈法也。 ● 論月奇法 月奇門先認定行年,以分上中下三元也,如遇四孟子午卯酉,即為上元,每一元管五年為率,如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甲午、乙未、丙申、丁酉、戊戌、己卯、庚辰、辛巳、壬午、癸未、己酉、庚戌、辛亥、壬子、癸丑,此二十年為上元一局起坎宮,逆佈六儀順佈三奇,視所用之月屬何符統領以行遁,得何奇、何門以定吉凶﹔ 若遇四仲寅申巳亥,即為中元,每一元管五年,如甲寅、乙卯、丙辰、丁巳、戊午、甲申、乙酉、丙戌、丁亥、戊子、己巳、庚午、辛未、壬申、癸酉、己亥、庚子、辛丑、壬寅、癸卯,此二十年屬中元四局起巽宮﹔ 如遇四季辰戌丑未即為下元,每一元管五年,甲辰、乙巳、丙午、丁未、戊申、甲戌、乙亥、丙子、丁丑、戊寅、己丑、庚寅、辛卯、壬辰、癸巳、己未、庚申、辛酉、壬戌、癸亥,此二十年屬下元七局起兌宮,其飛布天地兩盤之法與年奇同。 ● 論日奇法 日奇以四十節氣為準,以三元符頭為定局。假如冬至上元陽遁一局,甲子戊坎、甲戌己坤、甲申庚震、甲午辛巽、甲辰壬中、甲寅癸乾、丁兌、丙艮、乙離是順儀逆奇布成局矣。用庚子日,庚子震、辛丑巽、壬寅中、癸卯乾,此地下庚子在震二宮也﹔即以甲午直符加震丁、乾丙、兌乙、艮戊、離己、坎庚、坤辛、震壬、巽癸、寄艮,此天上庚子日在坤。甲午直符在巽,巽星得輔星,門得杜門,即以杜門為直使加坎、開坤、驚震、生巽、景乾、休兌、死艮,此日休門丙寄在兌也。假如夏至上元,陰遁九局甲子戊離、甲戌己艮、甲申庚兌、甲午辛乾、甲辰壬中、甲寅癸巽、丁震、丙坤、乙坎,是逆儀順奇布成局矣。丁卯日,丁卯震、戊辰離、己巳艮、庚午兌、辛未乾、人申中、癸酉巽,此地下丁卯日在震三宮也﹔即以直符甲子加震、乙丑巽、丙寅中、丁卯乾、戊辰震、己巳坤、庚午坎、辛未離、壬申艮、癸酉兌,此天上丁卯日在乾六宮也。甲子直符在離,星得天英,門得景門,即以景門為直使加乾,休兌、死艮、傷離、杜坎、開坤、驚震、生巽,此日丙奇到中宮,休門到兌也,餘元仿此。陽遁用一七四三局,陰遁用九三六三局,一歲三百六十日,十五日一氣,一元統四氣,三元共十二氣。如冬至、小寒、大寒、立春、雨水、驚蟄、春分、清明、谷雨、立夏、小滿、芒種,陽遁統此十二氣也﹔如夏至、小暑、大暑、立秋、處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立冬、小雪、大雪,陰遁統此十二氣也。一歲周遍,不失乎三元卦氣時令之正。有符先節後之分,先視節氣,次視符頭,或超或接,或拆或補,視直符以行遁﹔有奇有儀,視直使以加。日有吉有凶,咸如時遁之法,以授時曆為准,惟不用五子元遁也,門法入於選擇金鏡前編。  ● 論時奇法 時奇之法,耑以交節之時刻日支而定三元,以甲、己為符頭,五日一換元,一元統六十時。假如陽遁一局,甲子在坎,蓬星為直符,休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酉止﹔甲戌在坤,芮星為直符,死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未止﹔甲申在震,沖星為直符,傷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巳止﹔甲午在巽,輔星為直符,杜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卯止﹔甲辰在中午,禽星為直符,寄宮之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丑止﹔甲寅在乾,心星為直符,開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亥止,此陽一局五日足六十時。陰遁九局,甲子在離,英星為直符,景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酉止﹔甲戌在艮,任星為直符,生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未止﹔甲申在兌,柱星為直符,驚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巳止﹔甲午在乾,心星為直符,開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卯止﹔甲辰在中五,禽星為直符,寄宮之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丑止﹔甲寅在巽,輔星為直符,杜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亥止,此陰九局五日足六十時也,其餘陰陽各遁仿此。奇門之妙重在節令,法古推原,惟時遁可得中正之氣,其吉凶響應,人豈易測哉?超例格局入選擇金鏡後編。 ● 論六甲出征遠行 凡出征遠行,先立六甲局,從本月旬甲起,乘青龍,歷蓬星,過明堂,出天門,入地戶,居太陰,然後無往不利,則百惡不侵,萬世皆吉。慎不可犯天獄、天藏、天庭、天牢之方,不利。 ● 論威德之時 六丙為威,六甲為德,當此之時,利以為客,發號施令,入其國,馬不鳴,犬不吠,回車止,輪折沖,萬里敢有舉兵來向者,皆反自滅亡矣。天兵動,敵人自恐,將兵征討,利以為客,人間萬事皆吉也。 ● 論三甲合 三甲合者,謂甲己之日遁見甲子時也,時局中又臨直符,是三甲合於一處也。遇此時可以行兵、布陣、出行、求財、修造、嫁娶、謁貴,一切營謀皆可為也。 ● 論三奇遊六儀 經云:「乙逢犬馬丙鼠猴,六丁玉女騎龍虎。」是謂六儀加奇耑使之格也。而玉女守門則耑為玉女守本旬直使之門,非時加六丁也。而三奇遊六儀,究未詳細立論,真受書云:「六儀間於奇之中,即遊奇儀也。本日甲儀加奇,奇復加儀,其時利,有攸往,其方宜嫁娶、干貴、出行、移徙、修合。」舊法有直符加三奇,謂之相佐﹔三奇加直符謂之權怡,是儀加奇,奇加地儀,均可為吉,況遁甲既用三奇,何獨三奇六儀互相加臨,則未為吉論乎?歌云:「三奇得使誠堪使。」,又云:「號為玉女守門扉。」二與皆指耑格而謂之也。愚意相佐、權怡兩格,雖不能較耑使、守門十分之利,而謀為百事亦可得吉神相輔,又有丙辛、乙庚、丁壬奇合吉論,則相佐、權怡不能置而不用,而與三奇遊六儀亦相符合,留以備驗,以俟高明參訂。 ● 論玉女守門 玉女守門者,盤中六丁守直使之門也。世本以守門即三奇遊六儀者,非也。蓋玉女守門者,守其宮以待直使之門來加所遁之時也。夫玉女,丁奇也,即以丁奇所在之宮,守直使來加臨,謂八門遊丁奇尚可,謂三奇遊六儀可乎?假如冬至上元休門直使, 甲子日庚午時、乙丑日己卯時、丙寅日戊子時丁酉時、丁卯日丙午時、戊辰日乙卯時,此六時遁於丁奇所在之宮,是為玉女,凡值此六時,直使必加其宮,故曰玉女守門也。 ● 論遊三避五 三、五者,七色星中三白與中宮五黃也。凡五黃所到之方,雖合奇門,亦當避﹔三白所臨之方,雖不合奇門,亦宜遊也,故云遊三避五。世本以震三宮為生氣宜遊,中五宮死氣宜避,蓋誤以中五獨寄坤二死門也,若此,則四千三百二十時中,俱向三宮而出矣,不知立春後,中五寄艮為生門,甲子直符臨三宮為擊刑,若是則為遊刑避生矣,特述此以釋其謬。 ● 論天網時 天網者,八門俱伏,第十干歸本局之時,即癸酉、癸丑、癸未、癸巳、癸卯、癸亥也。凡百出入,皆出入於門,八門既伏,如張網於門,出入見羅,故曰︰「天網如值,此時諸事不宜,此門惟逃亡、隱跡。出其方,人不能獲。」然網有高低,出有俯仰,凡急避難,視天上癸臨何宮—臨四宮為入墓,往則不宜﹔臨一二宮為低﹔臨六宮為觸冠不宜﹔臨七八宮為高,高時兩背負刃,俯身而出至六十步外,但行無疑。凡癸時為天網,癸亥為天網張,惟甲寅直符癸亥時臨中五宮為天網四張,此時東南西北皆無出入,故曰︰「天網四張,萬物盡傷,強有出者,必有禍殃。」凡值此時,宜靜而不宜動也。 ● 論伏吟反吟 嘗考六十時中星伏,惟六時—甲子直符戊辰時、甲戌直符己卯時、甲申直符庚寅時、甲午直符辛丑時、甲辰直符壬子時、甲寅直符癸亥時,此陰陽之局星伏之定法也。凡六癸時為門伏,陰陽兩局皆同。返吟取沖,頭緒癸多難以備載也。 ● 論陰陽刑德開闔 陰陽刑德開闔者,陰刑陽德,陰闔陽開也。冬至、小寒、大寒在坎德,卯刑酉﹔立春、雨水、驚蟄在艮德,辰刑戌﹔春分、清明、谷雨在震德,午刑子﹔立夏、小滿、芒種在巽德,未刑丑﹔夏至、小暑、大暑在離德,酉刑卯﹔立秋、處暑、白露在坤德,戌刑辰﹔秋分、寒露、霜降在兌德,子刑午﹔立冬、小雪、大雪在乾德,丑刑未﹔寅申巳亥為生,故不及也。蓬任沖輔禽謂之陽星,凡五陽星加時為開﹔英芮柱心謂之陰星,凡四陰星加時為闔。將兵以開闔為主客,以刑德定坐擊,開為主,闔為客也。 ● 論五陽時 甲乙丙丁戊五時為陽,二至皆以此五時為陽。一切舉動,取天盤三奇合吉門乘之。將兵利客,宜先舉。凡出軍、征伐、遠行、求財、立國邑、安社稷、治民人、臨武事、見官、謁貴、移徙、嫁娶,皆吉,惟逃亡難補。經云 ︰「符、使之行,一時一易,行陽利客。陽干受東部之生氣,陽時氣升,故用天盤三奇也。」 ● 論五陰時 己庚辛壬癸五時為陰,二至皆以此五時為陰。一切謀為取地盤三奇合吉門乘之,將兵利主,宜後應。凡出征、遠行、求財、立國邑、安社稷、治人民、臨武事、上官、謁貴、移徙、嫁娶,皆不吉,惟逃亡可獲。經云 ︰「符、使之行,一時一易,行陰利主。蓋陰干受西部之煞時,陰時氣降,故用地盤三奇也。」 ● 論三勝宮 萬一訣云 ︰「陽遁用天上直符所居之宮,取本乎天者親上之意﹔陰遁用地下直符所在之宮,取本乎地者親下之意。」上將居之而擊其沖,百戰百勝。一曰天乙宮,經云 ︰「天乙之神所在宮,大將宜居擊對沖。」星直符即天乙也,坐天英擊天蓬,則勝。一曰九天宮,我軍立九天之上,而擊其對沖之宮,則敵人不敢當我之鋒。一曰星門宮,生門合天上三奇之宮,上將行兵坐生門擊死門,百戰百勝。又曰背婷婷擊白奸為一勝,背月建擊其沖為二勝,背生擊死為三勝,大同小异也。 ● 論五不擊 一不擊天乙宮,二不擊九天宮,三不擊生門宮,四不擊九地宮,五不擊值符、直使宮。大抵我軍宜居之方,皆不可擊,倘其方為敵所據,交兵之時宜避之或抄其後而擊之可也。 ● 論地氣將順逆支所屬 地將者,神后、大吉、功曹、太沖、天罡、太乙、勝光、小吉、傳送、從魁、河魁、登明也。此十二神應乎地支,故曰地將,即月將也。求將之法,神后子起,登明亥止,以亥逆躔娵訾,雨水用氣是。一將一移,將加正時,吉凶可知,其法以每月中氣後某日時刻日躔某次,於本月將出加正時用,其吉凶隨各將臨方審之。 建寅之月雨水後,日躔娵訾之次,是為登明亥將。 建卯之月春分後,日躔降婁之次,是為河魁戌將。 建辰之月谷雨後,日躔大梁之次,是為從魁酉將。 建巳之月小滿後,日躔實沉之次,是為傳送申將。 建午之月夏至後,日躔鶉尾之次,是為小吉未將。 建未之月大暑後,日躔鶉火之次,是為勝光午將。 建申之月處暑後,日躔鶉首之次,是為太乙巳將。 建酉之月秋分後,日躔壽星之次,是為天罡辰將。 建戌之月霜降後,日躔大火之次,是為太沖卯將。 建亥之月大雪後,日躔析木之次,是為功曹寅將。 建子之月冬至後,日躔星紀之次,是為大吉丑將。 建丑之月大寒後,日躔元枵之次,是為神后子將。 ● 論庚丙格 經曰:「庚加年月日時皆為格。」應以凶論,然遇凶門則忌,若直開休生三吉門又逢旺相,仍以吉論,全在制伏得宜,可成大用,若拘拘於不宜用,未免謬柱而鼓瑟也。又如庚加丙為白入熒,丙加庚為熒入白,為格中##凶者﹔而遇直符,庚加丙則為龍返首,丙加直符庚又為鳥跌**,均為格中##吉者。吉凶互見,而無發明取用之法,故皆泥而不用。然庚雖直符不可,以甲申所統之時蓋以凶論,是直符即受爵任事之人也,雖受甲於庚,譬之凶人,禦於國門之外,其人豈曰善良,然每有奇才異能,亦能反正建樹,竭盡股肱之力而能猶謂之盜賊耶?若夫庚加年月日時之干,而不得奇及三吉門者,則仍以白入熒、熒入白論。如甲丙相加又得吉門,誰云甲申旬之龍鳥吉格不堪取用乎?又如丙加年月日時之干,皆曰勃格,因丙為陽火,其性暴躁,過猶不及,用事多不靖,故以為忌。蓋因舉兵,凶象也,戰,危事也,故遁甲用兵,凡遇丙庚所加則忌,遇丙相會尤忌,然丙又為奇吉,而果得三吉門相會,亦不能概置不用,似此庚丙加臨之處,當宜活看為是。 ● 論龍鳥格 葛洪曰:「龍返首、鳥跌**二格雖無奇門卦局,亦可用事。」竊謂兵家作用,門##緊要,奇家惟此二格為上吉之格,而必須得三吉門,始為萬全,若三吉門加臨,則不計其生剋之旺衰也。 ● 論星儀動靜 天主動,故天盤奇儀星門一時一易者,法天行之旋轉也﹔地主靜,故地盤奇儀星門五日一移,效地勢之貞靜也。故天盤直符加干以取時,取時者,一時一易也﹔地盤星符臨卦氣以定局也,定局者,五日一局也,如冬至陽遁坎宮一局管六十時也。 ● 論奇墓 ##吉者,莫如三奇得使﹔##凶者,莫如三奇入墓。二者吉凶懸絕,皆不宜取用之時也。乙奇入墓於坤未,丙奇入墓於乾戌,丁奇入墓於丑艮。假令陽一局丙寅時,天盤乙奇加之為得使,又為入墓,將何以論吉凶乎?蓋奇既入墓,則暗昧不明,雖值得使,當此疲憊之時,烏能任其指使哉?故凡遇奇墓之時,雖值三吉門,亦不宜用。 ● 論孤虛 凡主將用兵、安營、布陣,必須依孤虛之法,方能保全士卒,百戰百勝,所向無敵。蓋孤者,乃高峻獨尊之象,常可背而擊其沖,其法,即旬中空亡也,如甲子旬,孤在戌亥,戌在辰巳之類。務使陽孤而擊陽虛﹔陰孤而擊陰虛,則一女可敵十夫。如萬人宜用年孤,千人以上用月孤,百人以上用日孤,十人以上用時孤,更有六花大陣—主將坐於中軍、裨將坐於青龍、旂鼓振於天蓬、士卒駐於明堂、伏兵潛於太陰、領兵出於天門、旋師入於地戶、斬決出於天獄、囚罪繫於天牢、糧草統於天庭、府庫藏於華蓋,如甲子旬,子為青龍﹔甲戌旬,戌為青龍之類。六甲旬亥酉未巳卯丑為陰虛,戌申午辰寅子為陽孤,對而擊其沖,分陽孤擊陽虛,陰孤擊陰虛也。 ● 論五不遇時 五不遇,陽剋陽干,陰剋陰干,即子平家七煞之義也。選擇日時,此煞極凶,縱有奇門,不用。經曰v:「時干剋日損其明,甲日原從午上評,舉此一元為起例,損兵折將棄干城。」謂時干剋日干,如甲日庚午時。 ● 論天輔時 天輔者,天皇大帝之輔,太白分司,天恩理事守於六甲,澤於兆民,入官、服罪、遠行、求財、移徙、嫁娶、求官、到任,人間萬事,皆宜用之。雖斧鉞在前,天猶赦之,其妙莫測。謂甲己之日己巳時、乙庚之日甲申時、丙辛之日甲午時、丁壬之日甲辰時、戊癸之日甲寅時也。 ● 論六儀擊刑 六儀擊刑者,謂甲子直符臨三宮,子刑卯也,為無理之刑,防人暗算﹔甲戌直符臨二宮,戌刑未也,為恃勢之刑,主事多參商﹔甲申直符臨八宮,申刑寅也,為無恩之刑,同上論﹔甲午直符臨九宮,午自刑也,為高大之刑,主有自殘,事體錯亂﹔甲辰直符臨四宮,辰自刑也,同甲午論。故不宜行兵戰陣,人間謀為萬事皆不吉也。 ● 論空亡 有日旬空亡,有時旬空亡,十干截路空亡,惟出行##忌截路空亡。凡吉事遇空,則吉事不成﹔凶事遇空,則凶事不成。乍病遇空,則卻﹔久病逢空,則死。如日時逢太歲,則卻﹔久病逢月建,則亡之類。大約日奇重日旬空亡,而時奇重時旬空亡。 ● 論三盤入墓 如地盤三奇入墓為主,事則暗昧,為欲不為,進退狐疑不決,反覆之象。 如天盤三奇入墓為客,事有乖張,遇而不遇,明中投暗。天地六儀若入墓與三奇同斷。 如天地兩盤三奇六儀雖臨於墓宮,合吉凶等格,分主客,各有吉凶。若奇臨於墓宮,得日時相生,又不可以凶吉也。 ● 論日干時支 時干剋日支,乃賤犯貴、幼犯長之義,犯此大凶,惟甲日剋時尤甚。當審其衰旺,如日旺時衰,雖剋無妨﹔時旺日衰,一剋不救矣。剋凶生吉經日時干入墓不可救,然惟丙戌時為墓,到巽宮則墓開﹔丁丑時到坤宮則墓開﹔己丑時亦然﹔壬辰時到乾宮則墓開﹔癸未時到艮則墓開。又天盤六儀擊刑,其墓亦開。又丙戌時遇辰月日時,則墓開,則隨事大小而取裁之,但我星門受剋入墓者不救,雖墓開亦不救,故曰︰「時剋日干必遭殃,日剋時干必有傷。」 ● 論應期 奇門一盤星門生剋奇儀吉凶固然已定,至應何年月日時,又當其事之遠進,或應年月日,或應時日,星門奇儀衰旺而斷,神而明之,不可執定。先定其支,後配其干,其得干支之法,惟在正時定之,假如甲子直符加離九宮為子,午一沖,子與丑合,應在丑年月日時﹔甲午直符加坎一宮亦為子午相沖,午與未合必應﹔未日甲寅直符加坤二宮,為寅申相沖,寅與亥合,應在亥日﹔甲申直符加艮八宮,亦為寅申相沖,巳與申合,應在巳日﹔甲戌直符加巽四宮,為辰戌相沖,卯與戌合,應在卯日﹔甲辰直符加乾六宮,亦為辰戌相沖,辰與酉合,應在酉日,此值符相沖法,定支亦如此。甲戌直符加坤二宮,為戌刑未,卯與戌合,應在卯日﹔甲子直符加震三宮,為子刑卯,子與丑合,亦應在丑日﹔甲寅直符加巽四宮,為寅刑巳,寅與亥合,亦應在亥日,此值符相刑法,定支者亦如是。直符落在旬空,必以出旬斷之,假如甲子旬中空戌亥,是加在乾六宮,必是應在戌亥日,以戌為重,陽與陽比,陰與陰比,此旬空法,定支者亦如此。如又不沖、又不刑、又不空,斷之則必看天盤六儀所帶之支以定,其支亦照看。其沖合,逢沖以決其合定支,逢合以決其沖地支可矣。其天盤所帶之支,又不沖、又不合,以星門生剋定之,生逢生日,克逢克日應之。內中且有先後分別,符應主先,使應符後。 ● 論暗干 傳曰奇門既分三盤,上、下盤內俱有一干,地盤宮中有一奇儀也,天盤星上亦帶一奇儀也,上下相對,一照成格,顯然可知。其人盤內藏著玄微,名曰暗干。暗奇非同格悖之論,只專視其庚、奇,帶奇為吉,帶庚為凶。重在主星之下,飛門有無暗庚、暗奇,落在餘宮,則勿論矣。妙在暗干玄微,凶中藏吉,吉內有凶之奧也。假如飛門(即直使之門)既生主星,飛門內又忽有庚到,凡百事,外面雖然美備,內中蹭蹬﹔又如飛門既克主星,凡百占之大凶,而飛門內忽有奇到(即飛干之乙丙丁),凡百事外面雖凶,內中實多暗護。經云︰「若隱若現,若有若無,飛干之謂也。」觀暗干之法,如陽一局,明庚在震三宮,其盤所到之處為天上六庚,傷門所到之處即為飛門,人盤暗庚也﹔如帶來暗奇,亦如是可明矣。 ● 論年白法 其法,上元甲子六十年用陰遁一局,中元甲子六十年用陰遁四局,下元甲子六十年用陰遁七局,是本年之干之在何元內以定局,再看旬首在何宮,一年一移宮。 假如庚戌年,下元七局管事,庚戌旬頭係甲辰所屬,即以七局三宮甲辰上逆數至庚戌在六宮,即以六白入中五,五黃在四宮,查道光庚戌年,係在下元甲子元內,至同治三年甲子則交上元矣。 歌曰︰「上元甲子一白求,中元四綠卻為頭,下元七赤居中位,逆尋星位逆宮遊。」假如下元甲子七赤入中五,六白四宮、五黃三宮俱仿此。 ● 論月白法 其法以本月之支,視孟仲季以定上中下三元,俱用一四七局逆數,再看何甲旬頭在何宮,一月一宮。 假如乙酉月係甲申旬所統,以陰一局八宮起甲申逆數至七宮即乙酉,即以七赤入中五宮,五黃則在三宮矣。假如子午卯酉年,正月八白入中五宮,七赤在四宮﹔辰戌丑未年,正月五黃入中五宮﹔寅申巳亥年,正月二黑入中五宮。 經云︰「千工萬工求年白,百工時工求月白也。」 ● 論日白法 日家白法不難求,二十四氣六宮周,冬至雨水及谷雨,陽順一七四中遊,夏至處暑霜降後,九三六局逆行留。 假如冬至後甲子為上元,起一白,乙丑二黑﹔雨水後甲子為中元,起七赤,乙丑八白﹔谷雨後甲子為下元,起四綠乙丑五黃,並順佈,求值日星入中宮順行﹔夏至後甲子為上元,起九紫,乙丑八白﹔處暑後甲子為中元,起三碧,乙丑二黑﹔霜降後甲子為下元,起六白,乙丑五黃,并逆佈,求值日星入中五宮逆行。 ● 論時白法  冬至三元一七四,子午卯酉順佈之﹔夏至三元九三六,子卯午酉逆排之。如子午卯酉日,冬至後子時起一白、丑時二黑,順行入中五。 辰戌丑未日,冬至後,子時起七赤、丑時八白,順行起中五。夏至後,子時起三碧、丑時二黑,逆行起中宮。 寅申巳亥日,冬至後,子時起四綠、丑時五黃,順行起中五。夏至後,子時起六白、丑時五黃,逆行入中五。 ● 論納音 歌曰︰「甲子乙丑海中金,丙寅丁卯爐中火,戊辰己巳大林木,庚午辛未路傍土,壬申癸酉劍鋒金,甲戌乙亥山頭火,丙子丁丑澗下水,戊寅己卯城頭土,庚辰辛巳白臘金,壬午癸未楊柳木,甲申乙酉泉中水,丙戌丁亥屋上土,戊子己丑霹靂火,庚寅辛卯松柏木,壬辰癸巳長流水,甲午乙未沙中金,丙申丁酉山下火 ,戊戌己亥平地木,庚子辛丑壁上土,壬寅癸卯金泊金,甲辰乙巳覆燈火,丙午丁未天河水,戊申己酉大驛土,庚戌辛亥釵釧金,壬子癸丑桑柘木 ,甲寅乙卯大溪水,丙辰丁巳沙中土,戊午己未天上火,庚申辛酉石榴木,壬戌癸亥大海水 。」 法曰︰「子午銀燈架壁鉤,辰戌煙滿寺中樓,寅申漢地燒柴濕,此是六十花 **^。」 ● 論十二宮分野 曆書曰︰「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言每度分作三十二分,再以四分定之,每分各八四分度之一,言一度三十二分,言度之一只八分也,言周天三百六十五度餘八分也,日一日行一度有奇,一年行盡三百六十五度餘八分之數。 二十八宿度數自立春始虛初度。 初八度。危十五度。室十七度。璧九度。奎十七度。婁十一度。胃十五度。昴十度。畢十五度。參九度(附觜)。井三十度。鬼二度。柳十二度。星五度。張十七度。翼十九度。軫十七度。角十二度。亢八度。氐十五度。房五度。心六度。尾十七度。箕九度。斗二十二度。牛六度。女十度。 以上共三百三十八度,每宿俱有初度,除觜附參止二十七宿,該二十七個初度並三百三十八度,今正度足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也。 子、元枵、女虛危、齊分野、屬青州(山東濟東泰武登萊青天津)。 丑、星紀、斗牛、吳越分野、屬揚州(蘇松常鎮太淮揚江寧福建全省廣東全省安徽全省浙江全省江西全省)。 寅、析木、尾箕、燕分野、屬幽州(順天宣永保易河)。 卯、大火、氐房心、宋分野、屬豫州(歸德曹州徐州濟寧)。 辰、壽星、亢角、鄭分野、屬梁州(開陳洛光穎)。 巳、鶉尾、翼軫、楚分野、屬荊州(漢黃德武昌荊襄鄖韶廉廣西全省岳常澧長沙衡寶辰永靖柳都勻思鎮黎石平)。 午、鶉火、柳星張、周分野、屬周之三河(河南府許陝汝信各州并南陽府陝商州貴銅仁)。 未、鶉尾、井鬼、秦分野、屬雍州(西同鳳興漢邠乾延榆綏郡鞏秦階平慶成綿龍茂順保潼忠西重敘夔嘉雅寧瀘眉雲南大理臨安楚曲順鎮麗江騰蒙各州)。 申、實沉、觜參、晉分野、屬并州(山西全省)。 酉、大梁、胃昴畢、趙分野、屬冀州(正定府趙祈冀深各州翔州大同)。 戌、降婁、奎婁、魯分野、屬兗州(兗沂泗邳)。 亥、娵訾、室璧、衛分野、屬河北(彰懷衛大名臨清東昌曹州各縣)。 ● 論總發天機 蓋三奇八門六儀九星八卦九宮皆五行之所屬,不過賴五行生剋旺相制害刑沖胎絕養死貴祿空亡乘生陷旺之理,人能觸類引申,則三才萬物之道,盡可不求哉! 如天盤九星奇儀八門屬金,加於地盤諸星屬木,此謂金剋木,謂之客來傷主,戰利為客,行兵先舉,放炮吶喊,士卒精強,百戰百勝,凡求謀請益、交易等事,敗破憂驚,宅舍暗昧,遭逢小人、賊盜,惟行人即至,若金旺木衰,其凶尤甚,金衰災凶稍可。 如天盤諸星屬金,若在衰墓死絕之時,加於木宮,乃無氣之金,則不能傷木,木若在生旺之時,則木星為吉,木若在衰墓死絕之宮,則凶終不能免。 如天盤木加於地盤火星,是謂木能生火,為客來生主,戰利為主,謀為一切等事,皆如心志,百事大吉,如有重木臨生旺之宮,此為貪生之木,反壓火光,火漸自滅,若木臨退氣之宮,或木少火旺,則為枯木生火,大利主兵,宜暗計征討,百事大吉。 如天盤土加於地盤金,亦為客生主,若係土旺或有重土,則雖生金而被土埋,必有暗兵埋伏,或賢士英豪失志,或忠烈受屈無伸。 如天盤水加地盤金,乃主傷客,宜偃旂息鼓、禁聲攻敵大勝,凡謀,多破耗,有始無終,為宜求名顯達,官事得理,出行吉。 如天盤金加地盤土,乃主生客,宜耀武揚威,客兵大勝,凡謀為始終勞碌,耗散費力,方得安妥。 如天盤與地盤九星奇儀門宮五行一樣,謂之比和,如金臨金、火臨火之類,若逢生旺之時,由我為主客,諸事吉,軍兵奏凱﹔若臨衰墓之時,諸事宜遲,宜埋伏、暗剿,利為主客﹔若在衰墓死絕之時遇日干相生,謂之絕處逢生,遲為後吉﹔若在死墓之時,又被本日時沖,謂之無氣,受傷絕滅,生意終不利也。若諸星逢旺祿之時,或被沖剋制害,終不為凶,如諸星在旺相又逢生者,為喜上加喜﹔在墓絕受剋者,憂上加憂。衰墓逢生旺而好漸來﹔若旺受剋,美景將退。 如地盤生天盤,乃我生者子孫,凡事先難,如父母養育子女,常懷憂惜之心,待子成人而後有望,好事日新,永遠吉慶,為主者,宜施恩布德,選將求賢,凡事謀為,克己破費,若合吉格,主好事破財,如遇蓬休壬癸,主酒筵、湖海、水面、交易,或虛驚、水災之厄﹔逢任生芮死,主田土、山崗、墳塋、死女、少男、喜慶災厄之費,餘仿此,各有條款,在前已詳言之。 如天剋地,是剋我者為官鬼,大利為客,凡事只宜守舊,不可強謀,反破財、有始無終,謂之剋我者,囚也。 如地剋天,乃我剋者為財,行兵利主,若求官、求名、官訟、捕獵吉,以下之事不利於後,成之反傷,終不久遠,謂之我剋者,休也。 如天盤生地盤,是生我者為父母,戰利主大勝,凡求謀、干謁、婚姻、商賈、營宅等事,大吉,不可妄為,敬謹而行,永遠吉慶,謂之生我者,旺也。 ● 論五行生剋制化 五行有生中剋,如金生水,水盛則金沉﹔水生木,木盛則水阻﹔木生火,火盛則木燼﹔土生金,金盛則土衰﹔火生土,土盛則火蔽。有五行有剋中生,如木剋土,土厚喜剋,是為秀聳山林﹔土剋水,水盛喜剋,是為撙節隄防﹔水剋火,火盛喜剋,是為既濟成功﹔火剋金,金盛喜剋,是為煆煉成器﹔金剋木,木盛喜剋,是為斲削成器。 水下、火上、木左、金右、土中,以位言也。 水黑、火赤、木青、金白、土黃,以色言也。 水曲、火炎、木直、金元、土方,以形言也。 水潤、火燥、木敷、金斂、土溽,以性言也。 水鹹、火苦、木酸、金辛、土甘,以味言也。  故在天則為火、為日,水為雨,木為風,土為雲,金為雷﹔在地則火為火,水為河,木為林,土為山,金為石﹔在人則火為心,水為腎,木為肝,金為肺,土為脾,又火為血水、為骨,木為筋,土為肉,金為皮。人第知火能剋金,不知金遇旺合,則金中有水,火遇剋金而反受其剋,此生中剋,剋中生,變化無窮,不可不審也。 如土生金,土遇旺合,則生之不竭,如土相時,未離父母之胎,則土中尚存火氣,不特不能生金,金且受其制。如金生水,金逢旺合,則生水無疑,如金相時,金中尚存土氣,不但不能生水,反受其制,木火水皆然,此中秘訣不可不知。 ● 干支星門問答 問︰「本數星門受剋,而干居旺地,是有始無終。凶中有救乎?」 曰︰「然哉,君可語數指出元機來,北有池,男有台,陰陽元理貴心裁,煉得三盤真氣候,風雲呼吸取諸懷。」語畢無辭,君莫厭我將永別上天台。 又問︰「本干宜居旺地,倘庚臨時干,數所##忌,宜衰不宜旺,日干總是本身宜旺不宜衰?」 假如有人問病於符使上,既斷其大概之吉凶,復於本正時上看本干陰陽,或起長生輪去,病到何宮?宮上有奇否?有庚否?得門否?宮下受迫否?不落旬空?一一看之,如前斷之,自驗。又有人問婚姻,宜看冠帶宮,冠帶具成人之禮也,占婚姻必看此宮﹔問初進之功名,宜看臨官﹔問遷職之功名,宜看帝旺﹔謀生、求祿、補廩、覓食,宜看養宮﹔產育、壽考,宜看長生宮,若配以十二天將,更得其精微。 又曰︰「四干之下,各帶一支,看其沖合,地盤兩干之下,各坐一宮,看其墓旺。墓旺所以驗吉凶,沖合所以驗動靜。凡事未發而遇沖則動,既發而沖則散﹔事未起而遇合則靜,既起而遇合則成,然又當以星門合看,不可執定。」 假如正時是乙卯時,坐專祿(乙祿在卯),乃為大美,若坐到坎宮,乃乙木之病鄉,其體必強旺,比如壯人,尚可支撐﹔若正時是乙亥,乃乙木之死地,又坐坎宮,則本身久已無氣,病必死,戰必敗,謀事不成﹔或正時是乙酉,酉本乙木之絕地,若坐到離宮,為絕處逢生,病藥而後痊,戰陣而後勝,謀事久而後成﹔若正時是乙卯,又坐到寅卯辰巳午未申諸宮,方為得地,##吉。假如正時是丙戌時(丙木於戌),時干入墓,若坐到巽宮,其下地支乃壬辰,辰戌一沖,墓庫已開,又為冠帶之鄉,做事先難後易,日久乃成,然又當以主飛流看合,方毫釐不差,以上指丙言也,餘干可以類推。 問︰「乙遇辛丁遇癸,沖壞即成凶格,獨壬見丙為何不成凶格?」 曰︰「此皆諸書之誤也。蓋丁見癸即使門也,癸見丁即符宮也,直使門也。若宮吉門吉,稍見相沖,不為大害﹔宮凶門凶,見之大凶,更丁見癸,在值門,則我吉,蓋奇在我也,癸見丁,在使門,彼吉,蓋奇在人也,秘之。」  又問︰「玉女守門此奇在人,何又為吉格?」 曰︰「守扉不過是陰私和合事,當因時而斷。」 問︰「詐吉門奇到,如時加六庚、六辛、六壬,可以出門否?」傳曰︰「六辛、六壬有奇可出﹔時加六庚,雖有奇,不可出。」 又問︰「逃難藏身,使門既吉符宮或有庚到,可以出門否?」曰︰「逃難本身已有難,故可出﹔平居無事,斷不可出。」 又問︰「使門不可出,可以出符宮否?」傳曰︰「臨陣可背,出門則不可也。倘本星受剋,即背亦不背,當秘記之。」 又曰︰「出三奇三吉,以發兵時言也。背天罡、亭亭、月建、遊都、雷公等法,以臨陣言也,各用有準。」 門數既占矣,三奇不到,使門奈何?曰︰「奇到出奇,不然向天上而去,如庭中六步,郊外六丈是也。」 又問︰「與眾兵出乎?抑獨自出乎?」曰︰「庭中自出,郊外同出也。」 經曰︰「凡動作營為,得三奇到方吉,到宮不拘,年月禁忌厄煞皆退避,化凶為吉。」 傳曰 ︰「地下三奇避八卦,即庚丁墓丑,乙丙墓戌之類是也。」 傳曰 ︰「支煞看使,門干煞,看符宮,干為天煞,支為地煞,凶多吉少。倘所到之煞甚凶,得三奇可解,遇天罡亦可解。倘三奇在地下與諸煞同處,諸煞遠避,應無災害。如三奇在天上,忽然加臨,諸煞起而復退。」 問 ︰「四隅每一宮有兩支落位,如使門落在艮宮,還看丑宮地煞,還看寅宮地煞,抑兩宮俱看否?」 傳曰 ︰「本時支屬陽,則看陽宮﹔本時支屬陰,則看陰宮。 故曰 ︰『陽與陽比,陰與陰比』是也。如杜門到兌宮,是主門被流宮所剋了,問行人似乎不來,然杜門逢剋則開,欲金旺必到,秘之,八門可以亦推。」 傳曰︰「生門,土也,死門,亦土也,土雖同而異用,一生氣,一死氣,所以異也,如杜門、傷門皆木也,而用亦異,杜則重而輕有缺反輕,杜則閉而不出,傷則受而可救。」 如兌金剋傷門,問病主刀箭瘡刃或嗽或膿血或肝病之類是也﹔乾金主剋傷門,或跌打或石壓或登高而墬或肝病或嗽症於傷寒之類是也。遇木旺金衰不妨,金旺木衰必死,金衰木旺亦死。 如兌金剋杜門,或腹脹或骨硬或膈噎或便閉,逢木衰金旺,則痢疾嘔血之症,必死。木旺金衰雖重不妨,八門由是類推無失也。 問︰「五行首重衰旺。三月建辰,應土旺,又三月乃清明節,係卯木司令,應木旺,果否?」 傳曰︰「依奇門則木旺,依節氣則土旺,兩者宜兼用。如生門直符,則木不能剋土﹔傷門直符,則木又能剋土,蓋兩旺因乎直符,萬不可易。」 又曰︰「若遇杜門如何?」 曰︰「微有所別。」 又曰︰「死門、生門均一土也,衰旺還同否?」 曰︰「生旺春夏,死旺秋冬。」 又問︰「天禽寄天芮,衰旺同否?」 曰︰「天禽雖寄西南,實居中宮,無分陰陽,遇辰戌丑未月,則皆旺矣。」 問︰「人有病,生死未判,還看生宮,看死宮?」 曰︰「少年看生宮,老年看死宮,有奇到宮者,不迫乃吉。」 問︰「沐浴何謂也?」 曰︰「沐浴者,欲發未發,機將漏之意也。」 問︰「何為絕?」 曰︰「絕看甚多。絕者,生氣盡,無訂交,遇絕,則財進而疏婚姻,遇絕則情反而逆,觸類而通,何求不可?且此中更有妙處,符宮之干為主,使門之支為客,胎旺同推。」 問︰「帝旺何義?」 曰︰「假如婚姻遇帝旺,在男得休而成吉,女亦強良而助家。陰干得之應女,陽干得之應男。落空亡,則為假婚﹔遇空亡而成守扉,斷然是野合。」 問︰「養字其意何?」 曰︰「養包得多,求謀活計,皆可類推,不能盡述。」 問︰「假如本干坐落之宮既得生旺,而本干所帶之支乃是衰絕,吉凶取用何如?」 曰︰「干支十二有棄取,符使加臨如聯珠,逢帝旺絕雖難用,只看坐宮不看支。須知來意應其方,不因符使因其餘,舉將出兵逢帝旺,指揮妙算亂能除,若還逢絕又逢衰,片甲不回居墓衰,星奇既得干逢絕,有始無終真奇哉。」 問︰「天蓬星利於亥子月,春夏將兵不利,倘春夏月直蓬是水,而飛門是景,乃水剋火也,可以用兵乎?」 曰︰「蓬雖能剋景,總是無力耳。」又問︰「遇子日子時,何如?」 曰︰「稍差勝,符使雖分先後而斷,符吉主應先凶而後不利,符重門輕,以數言也﹔門重符輕,以出兵時言也。若星門並吉而格未吉,吉中有凶﹔星門##凶而格##吉,凶中有吉。符為父,使為母,符受剋則父亡,使受剋則母亡﹔又符為本身,使為妻子,生剋亦同推﹔而符為天,使為地﹔符為君,使為臣同推。流宮生主門,屬土,主增田土﹔屬金,主增財帛﹔屬木,主增房宅﹔屬火,主增文章﹔屬水,主增秀士。」 問︰「八詐一盤緣何把十二天將折去幾位,又把九天九地貴人直符插入內中,是何主見乎?」 傳曰︰「十二天將所以配十二地支也,八詐所以配八宮也。」 問曰︰「假如星門直符詐得白虎,可無妨否?」 曰︰「有害。其中吉凶當隨八詐配以六壬所落宮位斷之。」 又曰︰「傷門直符詐得九天可有害否?」 曰︰「##吉九天、九地,前賢未曾分剖。總之所到皆吉,大抵九天、九地則天地於我不大,其覆載有何不吉?」 又曰︰「倏為吉,倏為凶,倏為我用,倏為彼用,人不知,神不測,天地莫能窺,其微乃謂之詐。蓋八詐之中,惟九天、九地、太陰、六合為吉,於皆凶,然詐凶而星吉奇到者,不妨。又一等詐雖凶,我星門剋彼者,異不妨,彼不居旺令者,亦不妨,如不得星門,又逢凶詐剋星門者,乃為大凶。」 假如我坐天任生門,詐得元武,宜防小人盜賊,然土能剋水,雖有小人,不足為害,彼居旺令者,若我居囚死,稍畏之。星門剋主門得地者,吉。 又八詐之生剋,須以我星門同敵之門宮合看。  ● 八詐八屬 直符。 白虎屬金。 九天屬金。 九地屬土。 六合屬木。 太陰屬金。 元武屬水。 螣蛇屬火。 朱雀屬火。 勾陳屬土。 ● 論干支合變 甲己化土,田園之土,情同夫婦,中正之義。 乙庚化金,嵌飾之金,情同將士,有恩威之用。 丙辛化水,漿膽之水,情同君臣,為勢力之交。 丁壬化木,藤羅之木,情同朋友,為淫訛之局。 戊癸化火,焰燥之火,情同僧道,為妒忌之嫌。 子合丑,實丑合子虛,二合化土,為蘭房之合,夫婦之義也﹔ 寅合亥,破亥合寅就,二合化木,為生洩之合,父子之義也﹔ 卯合戌,親戌合卯就,二合化火,為規矩之合,兄弟之義也﹔ 辰合酉,親酉合辰離,二合化金,為投托之合,朋友之義也﹔ 巳合申,信申合己疑,二合化水,為合夥之合,僧道之義也。 奇门法竅卷三 ● 八門九星吉凶剋應  休門為陰氣之位,坎宮之使,其星為一白,天蓬屬水,坎者,陷也,居五行之首而生物,不敢與離火相敵,故曰休門。休者,美也,主冬,旺於壬子癸亥年月日時方,出此門者,無往不宜﹔來此門者,主有吉慶之事。出此門者,行二十里,見長吏大人或引豬羊車馬等人及見跛足人,行三五十里,見蛇屬水中等物。休門宜上表章、選將、興師、安營、上官、赴任、謁貴、應舉、遷移、嫁娶、求才、遠行、商賈、修造、豎柱、安息、休兵,凡舉百事,皆宜休門,馭二宮之氣,以鎮坎也。經云:「休門坎德萬事寧,出師大利出門行,三奇之下引兵出,神道昭彰效助靈。」 天蓬星宜安守邊寨、修築城池、屯兵固守、開**造葬、移徙,主火災、營造、損胎孕、爭鬥、見血光、上任、多盜賊,春夏吉,秋冬不利,又為貪狼星也,主兗州分野。 死門為刑戮之門,坤宮之使,其星為二黑,天芮屬土,坤者,順也,因與艮土對待復生,有生則有死,故曰死門。死者,終也,主旺於四季,辰丑未戌戊己年年月日時,將兵對敵,背生擊死則獲大勝。來此門者,報仇、行間、設伏、爭鬥,主有凶惡等事,宜謹防之。出此門者,行三五十里,牛騾騎犢血光死傷或逢喪葬之事,二十里見哭泣或疾病皂衣人或枷鎖重囚應之。 死門宜啟攢、安葬、攻城、行刑、誅戮、射獵、筌魚、網獸、開田、修路、塞水、填基,餘事不宜。出師失律,損將折兵,經曰:「死門坤道更得靈,誤行其下定無魂,只有送犯臨玆吉,若為他事不堪論。」 天芮星宜屯兵、固守、訓練士卒、受業、修道、交易、田產、安葬、招賢、結友、驅邪、治病,四時皆吉,又為巨門星也,主梁州分野。 傷門為六害之門,震宮之使,其星三碧,天沖屬木,震者,動也,動而受兌金之剋,故曰傷門。傷者,損也,主旺於春,甲乙寅卯年月日時,將兵出戰,士卒恐怖,只宜固守。來此門者,主有凶惡爭鬥、損害等事﹔出此門者,三十里或三里見損傷之物或爭鬥血光之人或扭豬產婦犬吠牛鳴小人交爭應之。 傷門宜捕捉、征伐、索債、博戲、求神、筌魚蹄兔、收貨、興訟,傷門馭四宮之氣,以鎮震也。經云:「傷門震位恐驚危,萬里聞聲人懼威,將兵出戰多憂慮,涉獵叢中得獲歸。」 天沖星宜選將、出師、交鋒、戰陣、報仇、捕賊、探圍、射獵,餘事不利,春夏吉,又為祿存星也,主徐州分野。 杜門為閉塞之門,巽宮之使,其星四綠,天輔屬木,巽者,入也,受乾金對宮之剋,斂跡退藏以避之,故曰杜門。杜者,絕也,主旺於甲乙寅卯年月日時,將兵不宜出戰,只宜固守及邀截、隱匿。來此門者,主抑塞耗失忘命追尋之事﹔出此門者,四十里或四里,見修築、驚惶之事,或見凶惡之人,或暴風急雨應之。 杜門宜隱伏、討逆、誅戮凶暴、判決、刑獄、填塞坑坎、邀截道路,不利興兵征伐,宜堅壁固守,凡舉百事俱凶。杜門馭九宮之氣,以鎮巽也。經云:「杜門之下陰氣蒙,誤行其下妄西東,不宜舉兵征戰事,只宜固守待時通。」 天輔星宜選將、求賢、交鋒、破陣、得地千里、造葬、婚姻、娶嫁、應舉求名、商賈交易、修道、設教、移徙、營建,春夏吉,又為文曲星也,主荊州分野。 天禽星,中宮土也,主旺於四季辰戌丑未年月日時,將兵交鋒,大戰報捷,開疆展土,四時皆利,自有百靈相助,宜祭祀、求福、除邪、祛凶、賞功、封爵、上官、赴任、選舉、求名、移徙、豎柱、修造、求財、交易、宴會、上書、獻冊、入官、伏罪、謁貴。經云:「天禽之宿是廉貞,萬事為之福自臻,大將出師先報捷,封疆化雨及斯民。」加三四宮利為客,一宮利為主,四季吉,又為廉貞星也,主豫州分野。 開門為顯揚之門,乾宮之使,其星六白,天心屬金。乾者,健也,乾為天行健而不息,因對宮巽木受剋而杜絕,造化終無閉絕之理,閉則復開,故謂之開門。開者,闢也,主旺於秋,庚辛申酉年月日時,將兵客勝,被圍突出伏匿避難。來此門者,主封賜、進獻、求請、謁取、吉慶等事﹔出此門者,或六里六十里有人執持酒食牽牛騎馬,或紫衣陰人,或四十里遇相識之人應之。 開門宜求財、謁貴、上官、赴任、求名、應舉、遠行、商賈、嫁娶、造葬、移徙、開門、放水、導泉、穿井、行兵、闢地、開疆拓土,所向通達。開門馭八宮之氣,以鎮乾也。經云:「開門乾道利元亨,將兵遠出震威聲,凡百所謀無不吉,萬里揚名獲利行。」 天心星宜選將、出師、揚威、佈陣、擣巢、破敵、展土、開邊、求仙、紡道、合藥、治病、入官、見貴、求名、移徙、商賈、遠行、營建,秋冬吉,春夏凶,又為武曲星也,主冀州分野。 驚門為奸謀之門,兌宮之使,其星七赤,天柱屬金。兌者,悅也,因對震宮而感動,故謂之驚門。驚者,駭也,主旺於秋,庚辛申酉年月日時。將兵主士卒有驚傷、敗亡、攻劫之虞。來此門者,主驚走、失逃、詭詐、虛驚,凶逆之事﹔出此門者,行七里見大驚小怪之事,或陰人道路阻隔車傷馬驟鴉鳴雀噪應之。 驚門宜捕捉盜賊、鬥訟、恐惑亂眾,虛詐詭譎、攻擊伏兵,利於西方,凡百舉事,憂禍隨之。驚門馭六宮之氣,以鎮兌也。經云:「驚門出入心不安,明中說事審其端,宜獲奸人謀異事,順天掩捕不為難。」 天柱星宜固守、屯兵、修築塋壘、訓練士卒、安養銳氣、修造、祭祀、隱跡、埋形,餘事不宜,秋冬吉,又為破軍星也,主雍州分也。 生門為通泰之門,艮宮之使,其星八白,天任屬土。艮者,止也,天地生物之化育,不能終止,終止則復生,生而不息,故謂之生門。生者,育也,主旺於四季,戊己辰戌丑未年月日時,將兵從生門引兵而擊死,百戰百勝。來此門者,主進獻、歸投、吉慶等事﹔出此門者,行八里見貴人乘馬或遇公司官吏之人應之。 生門宜興兵、發令、上官、赴任、造葬、婚姻、入宅、歸伙、求財、博戲、應舉、求名、遠行、商賈、交易、經營、修方,凡舉百事所向,皆得。生門馭三宮之氣,以鎮艮也。經云:「生門仁德陽氣生,惟宜百事好經營,上書獻貢奇門吉,所向之星甚協情。」 天任星宜安邦、建邑、選將、出兵、婚嫁、上官、商賈、求謀、造葬、修方、應試、求名、謁貴,四時吉,又為左輔星,主青州分野。 景門為進奏之門,離宮之使,其星九紫,天英屬火。離者,麗也,因兌坎水涵太陽日精,重明麗於天中,化生萬物之故,故謂之景門。景者,大也,主旺於丙丁巳午年月日時,將兵量敵而進,破圍突陣不凶。來此門者,主上書、索債、爭婚、論訟等事,出此門者,或九十里九里見驚恐盜賊火光失物,或有風雨疾病中途逢劫,或見蛇火,或見罪人應之。 景門宜求賢、訪士、上書、獻策、受道、學業、覓職、求官。景門馭一宮之氣,以鎮離也。經云:「景門離九正當陽,上書獻策出其方,突陣破圍進士卒,於是隨之道不祥。」 天英星宜面君、謁貴、上書、獻冊、干求、升擢、宴會,餘事不宜。夏吉,又為右弼星也,主揚州分野。  ● 八門臨時斷絕 開加乾(乾卦) 若遇天心加於此宮,為伏吟之格,只宜訪道、求賢、積糧、收穫、練兵、藏寶、暗伏兵機、防守,諸事不宜﹔如有別星加於此宮,或三奇及格,萬事大吉,合凶格則凶。 開加坎(訟卦) 主貴人相扶,進益金寶,牛馬之利,名成利遂,若合三奇吉格,尤吉﹔合凶格,凡事先吉,後有耗失,吉事減半。 開加艮(遁卦) 凡事有耗失利,為客事宜遲,若合吉格、三奇,萬事大吉,出兵大勝﹔合凶格只宜固守。 開加震(無妄) 出兵利客,合三奇吉格,諸事大吉﹔合凶格,只宜固守。 開加巽(姤卦) 出兵利客,若天心星加臨此宮,宜搗巢、破敵,百戰百勝,合吉格尤吉,合凶格名曰返吟,只宜散兵、賞賜、移營、遷徙,餘事大吉。 開加離(同人) 出兵利主,求名、官訟吉,合吉格、三奇尤吉﹔合凶格凡事遲吉,先舉為強。 開加坤(否卦) 出兵利客,諸事耗失,若合三奇、吉格,將兵戰勝,諸事亦吉﹔合凶格,凡事遲吉。 開加兌(履卦) 出兵主客俱利,合三奇吉格,戰必全勝﹔合凶格,戰宜計勝,凡事皆凶,先者利主刑傷。    休加坎(坎卦) 若遇天蓬星加於此宮,為伏吟之格。戰宜固守,凡事不吉,為宜開溝、養魚、造酒、積糧、買魚鹽,遲則有利,若合吉格,凡事遲吉﹔合凶格,萬事皆凶。 休加艮(蹇卦) 出兵利主,求名、官訟吉,合奇吉格戰則勝,凡事先難後易之象﹔合凶格戰宜固守,百事吉。 休加震(屯卦) 出兵利主,若合吉格、三奇,戰必全勝,凡事吉﹔合凶格,戰宜固守,百事不吉。 休加巽(井卦) 出兵利客,合三奇吉格,戰則大勝,萬事永遠吉祥﹔如合凶格,諸事半吉,戰宜固守。 休加離(既濟) 若天蓬同臨此宮,為返吟,戰利客兵,大勝,又宜散糧、賞賜、放水、開溝、挖井、通渠﹔若合凶格,凡事不宜,如合別星吉格三奇,凡事半吉。 休加坤(比卦) 出兵利主,若合三奇吉格,戰勝吉﹔合凶格,凡事凶。 休加兌(節卦) 出兵利客,若合三奇吉格,當用機勝,凡事亦利,永遠亨通﹔如合凶格,諸吉減半,遲則禎祥。 休加乾(需卦) 出兵利客,凡事先施仁義,後得吉祥,若三奇吉格,戰勝、事利﹔若合凶格,戰固守,諸事欠利。    生加艮(艮卦) 若逢任星加於此宮,為伏吟,戰宜固守,諸事不利,如別星加此宮合吉格,戰勝吉﹔如逢凶格,精兵休動,吉事成凶。伏吟利開田、耕種、築牆、塞路、填井、收貨、積糧。 生加震(頤卦) 出兵利主,若合三奇吉格,一敵百人,凡求有遇﹔如合凶格,戰守皆凶。 生加巽(蠱卦) 出兵利主,若合三奇吉格,百事大利,戰必大勝﹔合凶格,諸事先吉後敗,用兵須防危險。 生加離(賁卦) 出兵利客,宜施仁義,以利誘之,若合吉格三奇,不戰自退,化邪歸正,凡事皆遂﹔若合凶格,凡為自損,有始無終。 生加坤(剝卦) 如天任星加於此宮,為返吟,只宜散兵、賞賜,若別星加之,合三奇吉格,戰利主客,全勝﹔合凶格,凡為不利,兵宜固守。返吟格只宜破土、崩牆、壞屋。 生加兌(損卦) 出兵利主,賊必求合,事多進益,合三奇吉格,萬事亨通,戰則大勝﹔合凶格,凡事半吉,戰宜固守。 生加乾(大畜) 出兵利主,戰得力,凡為有益,如合吉格三奇,尤吉﹔合凶格,吉事減半,徵兵勿舉。 生加坎(蒙卦) 出兵利主,宜施仁義,以計取勝,諸事先虛後實,,合吉格奇門,戰必全勝,凡為大利﹔如逢凶格,凡事減半後凶。    傷加震(震卦) 若天沖星加臨此宮,謂之伏吟,只宜索債、求神、博戲、收貨、積糧、捕捉、斬邪、伐惡,如別星加臨合吉格,戰利主,皆勝﹔合凶格,只宜固守,凡事勿求。 傷加巽(恒卦) 出兵主客俱利,合吉格,戰必全勝,凡事如心﹔合凶格,先吉後凶。 傷加離(豐卦) 出兵利主,賊來投降,不動兵戈,奏凱而回,合凶格,先吉後凶,須防埋伏,凡事早為則利,遲有驚憂﹔合吉格,首尾皆吉。 傷加坤(豫卦) 戰利主,合吉格,弱兵為強,百戰百勝﹔合凶格,凡為不吉。 傷加兌(歸妹) 若天沖同臨此宮,謂之返吟,只宜散眾、賞賜、伐木、脫貨,合吉格,戰利主﹔合凶格,凡事不宜。 傷加乾(大壯) 出兵利主,合吉格戰勝,凡事順遂﹔合凶格,凡事無成,戰宜收兵,遲則取勝。 傷加坎(解卦) 出兵利客,合吉格戰利,先舉得勝,凡為皆遂﹔合凶格,凡事遲吉,戰勿舉兵。 傷加艮(小過) 戰利客,合吉格得勝,凡為亦吉﹔合凶格,凡事大凶,急宜防守。    杜加巽(巽卦) 若天輔同臨此宮,為伏吟,宜積糧、收貨、窖珍、藏寶、逃避、種園、蓄果,若遇別星合吉格,戰宜主客,利兵暗剿、諸謀、私計、暗圖﹔合凶格,凡事俱凶。 杜加離(家人) 戰利主客,合吉格賊來投降,聞威自敗,凡事皆遂﹔合凶格,戰不利後,防有伏兵,諸事不宜,先成後敗。 杜加坤(觀卦) 戰利客,合吉格,凡為半吉,戰宜先舉得勝﹔合凶格,先勝後敗。 杜加兌(中孚) 戰利主,合吉格,戰必全勝,謀事亦吉﹔合凶格,百事成凶,精兵必敗。 杜加乾(小畜) 若天輔加臨此宮,為返吟,宜回兵、散眾、逃遁、賞賜、放脫,如別星合吉格,戰為主,敵人聞威退避,然後進剿,凱歌而回﹔凶格,諸事凶。 杜加坎(渙卦) 戰利客,合吉格,戰勝事吉﹔合凶格,戰宜固守,凡謀多見虛花。 杜加艮(漸卦) 戰利客,合吉格,得勝,凡事先難後易﹔合凶格,戰必敗亡。 杜加震(益卦) 主客利,戰則勝,合三奇吉格尤吉,凡為亦吉﹔合凶格,防有詐兵埋伏,凡事成空。    景加離(離卦) 若天英同加此宮,為伏吟,宜約謀、獻策、遣使、破圍、賞賜士卒、投師、授道、造爐、煉丹、修灶,如別星加之,合吉格,戰主客俱利,以合取勝,百事亨通﹔逢凶格,戰守待敵,凡為不利。 景加坤(晉卦) 戰利主,合吉格,化邪歸正,賊自投降,諸事皆吉﹔合凶格,先吉後敗,戰宜固守。 景加兌(睽卦) 戰利客,合吉格,戰必全勝,百事半吉,遲則全利﹔合凶格,始終無望,戰只宜守。 景加乾(大有) 戰利客,合吉格,奏凱而回﹔合凶格,戰損兵卒,凡事不宜。 景加坎(未濟) 戰利主,合吉格,出戰後舉得勝,凡事吉﹔合凶格,百事無成,固守遲勝。若天英同加此宮,為返吟,宜散眾、賞賜、打屋、拆灶。 景加艮(旅卦) 出兵利主,戰得利,凡為有益,合吉格尤吉﹔凶格減半。 景加震(噬嗑) 戰利為客,合吉格,征兵先舉取勝,凡為小吉﹔合凶格,戰宜固守,凡事勿行。 景加巽(鼎卦) 戰利客,合吉格,兵宜先舉得勝,凡事先施仁義,遲則亨通﹔合凶格,戰宜固守,百事不利。    死加坤(坤卦) 若天芮同臨此宮,為伏吟,宜耕種、築牆、補路、開田、積糧、防守,如別星加此宮得吉格,戰主客,以和取勝,凡事大吉﹔合凶格,凡事勿謀,兵勿動。 死加兌(臨卦) 戰利主,合吉格,出兵後舉得勝,凡為小吉﹔合凶格,防有暗昧,不可輕動,凡事先吉後憂。 死加乾(泰卦) 戰利主,合吉格,兵強戰勝,謀為皆就﹔合凶格,戰守遲利。 死加坎(師卦) 戰利為客,合吉格,兵宜先舉取勝﹔合凶格,百事逢凶,所謀不就。 死加艮(謙卦) 若天芮同臨此宮,為伏吟,宜散糧、賞賜、開井、挖河,如別星加臨合吉格,戰利主客,以和取勝,凡事皆成﹔若合凶格,凡事不遂,戰宜固守。 死加震(復卦) 戰利主,合吉格,精兵後舉得勝,凡為半吉﹔合凶格,凡為無益,戰宜遲勝。 死加巽(升卦) 戰利為主,合吉格,主兵大勝,謀為小吉﹔合凶格,百事俱凶。 死加離(明夷) 戰宜客兵,合吉格,征兵先舉大勝,諸事遲吉﹔合凶格,戰防失機,固守待敵,凡事無成。    驚加兌(兌卦) 客主俱利,若天柱加臨此宮,為伏吟,宜用捕捉、置貨,如別星加臨,合吉格,戰宜計勝,凡事皆大吉﹔合凶格,戰宜固守,百事勿為。 驚加乾(夬卦) 戰利主客,合吉格,必大勝,凡事昌勝,永遠亨通﹔若合凶格,百事無成,戰宜防守。 驚加坎(困卦) 戰利為主,合吉格,百戰百勝,謀事通達﹔合凶格,戰宜回兵,謹防奸細,百事無成。 驚加艮(咸卦) 戰利為客,合吉格,宜用計,凡事先施仁義,後必大利﹔如遇凶格,精兵勿動,凡為欠利。 驚加震(隨卦) 戰利為客,合吉格,耀武揚威,百戰百勝,凡事先難後吉﹔合凶格,戰必大敗,凡事不吉,若逢天柱同臨此宮,為返吟,止宜散眾、賞賜、入山、伐木。 驚加巽(大過) 戰利為客,若合吉格,大勝,凡事先難後吉﹔合凶格,凡事大凶,必大敗。 驚加離(革卦) 利為主,,合吉格,主兵全勝,凡事先難後利﹔合凶格,諸事不利。 驚加坤(萃卦) 戰利為客,合吉格,戰宜機勝,凡事遲吉﹔合凶格,戰宜固守,凡為皆凶。 以上諸星,須詳生合休旺剋害刑沖貴祿空亡,凡吉凶,各得其宜,活法變通闡而用之。 ● 八門路應 休門三十逢陰人,身著黃藍及碧青。 生門十五逢官吏,貴人著皂紫衣襟。 傷門三十逢爭訟,凶人著紫血光腥。 杜門二十男女輩,絹褐隨人從路行。 景門三十鴉噪鳴,官府相從六畜犉。 死門二十逢疾病,黃皂衣人宴會行。 驚門七里逢險阻,車馬橋梁見失驚。 開門二十陰人至,貴人乘馬紫衣巾。 ● 三奇靜應 日奇到乾,有黃衣人至,或纏錢之人來應。 月奇到乾,有披衣人至,或飛鳥成雙來應。 星奇到乾,有執刀斧,或牽角畜之人來應。 日奇到坎,有皂衣人,或鼓吹音樂聲來應。 月奇到坎,有執杖人,或黃白鳥西北來應。 星奇到坎,有抱小兒南來,或黑雲飛起來應。 日奇到艮,有青衣人,或提鐵器之人來應。 月奇到艮,有青衣人,或網罟魚鳥之物來應。 星奇到艮,有文書紙筆,或小兒鐵器來應。 日奇到震,有武士執刀鎗,或鼓吹之聲來應。 月奇到震,有網罟賣魚,或遊獵小兒來應。 星奇到震,有女人成雙南來,或飛禽來應。 日奇到巽,有白衣赤馬,或小兒戲打來應。 月奇到巽,有樂聲,或喝諾,或南方驚事來應。 星奇到巽,有小兒乘牛,或南方黑雲來應。 日奇到離,有病眼、病腳,或小兒騎牛來應。 月奇到離,有黃黑飛禽成群,或單飛來應。 星奇到離,有青衣人,或青鳥成群飛來應。 日奇到坤,有裹白披孝,或四方擂鼓聲來應。 月奇到坤,有青衣人鳥鵲南北,或鼓聲來應。 星奇到坤,有皂衣人,或擔水黑禽飛來應。 日奇到兌,有女人三五,或鳥聲飛鳴來應。 月奇到兌,有執杖人東來,或小兒鳴聲來應。 星奇到兌,有文書紙筆,或打魚黃禽來應。  ● 三奇臨宮吉凶格 乙為日奇,到震為日出扶桑,有祿之鄉,又貴人升殿,吉,又云升殿歸,行兵奏凱,萬事皆合。 臨兌為白兔遊宮,又為玉女藏威,凡事遲得吉,退隱安穩,行兵主客大敗。 臨巽為金烏乘風,又玉女降神,凡百事皆吉,戰鬥必得勝。離為金烏,當陽吉,又長生之鄉,凡百事皆顯陽。 臨坤為金烏損日,凶,又為玉女入墓,凡百事暗昧,有為必阻逆。 臨乾為金烏入林,受制,凶,又為玉女朝天,百事大吉,軍令宏宣。 臨坎為金烏飲泉,吉,又為玉女旺鄉,父母之地,凡事皆吉昌。 臨艮為金烏步青雲,吉,為玉女升堂,帝旺之所,凡事安康。   丙為月奇,臨離南,為離火旺之地,又為貴人升殿,吉,又為臨帝旺之宮,登台命將,凡百事皆吉也。 臨震為月入雷門,吉,又為奇臨雷霆之鄉,父母之邦,事是貞嘉。 臨巽為火行風起,吉,又為臨有祿之鄉,火入風門,此得吉之助也。 臨坤為子活母腹,吉,又為子孫之宮,威德收藏,凡事皆益,主事遲緩。 臨兌為玉兔折足,又為陽入陰宮,和合之象,諸事可暗圖也,亦主遲延。 臨乾為奇神入墓,凡事遲阻,只宜暗圖。 臨艮為玉兔入舟,又為鳳入舟山,長生之位,平敵凱還,萬事大吉。 臨坎為火入水池,凶,水火相剋,凡事主損傷也。   丁為星奇,時下臨丁,出幽入冥,至老無刑,臨險不驚。丁為玉女,三奇之中,此星##靈,凡隱匿、逃亡、絕跡,當從天上六丁方出入,人皆不見,故曰出幽入冥,吉。 臨兌為天乙貴人升丁酉之殿,又為長生之方,火德流輝,無晦而光明也。 臨震為光耀通明,吉,又為玉女入雷門,事事多妄驚,難於收拾也。 臨巽,玉女臨帝旺之所,萬事皆亨通也。 臨離為豪氣乘旺,又為得祿之鄉,百事逢之,利名顯陽。 臨坤為玉女遊地戶,吉,凡事暗地圖謀必勝。 臨乾為玉女遊天門,吉,三奇斯為貴,其福利自得也。 臨艮為玉女遊鬼門,凶,又為入墓,固守無憂,宜埋伏取勝。 臨坎為朱雀投江,凶,逢壬癸更甚,玉女收藏,宜於安靜。 ● 三奇路應 乙奇遇生門,路逢雨鼠鬥。 乙奇遇休門,路逢扛木人。 乙奇遇開門,路逢紅衣及公吏人。 丙奇遇生門,路逢患眼或鬥爭。 丙奇遇休門,五十里鼓樂聲。 丙奇遇開門,路逢執杖老人或哭泣死傷應。 丁奇遇生門,路逢鷹犬採獵人。 丁奇遇休門,路逢皂衣人。 丁奇遇開門,路逢執杖小兒。 ● 三奇會門剋應 日奇會生門,宜上官赴任,應舉、嫁娶、破土、立卷、安葬、豎柱、上梁,有白鳥、風雲、微雨、車馬來應,主子孫超盛富貴。 月奇會休門,宜上官赴任,應舉、嫁娶、破土、立卷、安葬、豎柱、上梁,酉烏鳥、風雲、白鶴應之,主子孫富貴。 星奇會開門,宜上官、赴任、嫁娶、破土、立卷、安葬、豎柱、上梁、入宅,有大車乘小車,白雲蓋塚應之,子孫榮貴。 ● 三奇會使剋應 乙奇會天蓬生門乙庚日時,雷霓現二鳥,應暮風一陣,應之大利。 丙奇會天芮休門賈己日時,鶴鵬二人乘馬來應,大吉。 丁奇會天英開門戊癸日時,烏鳥白項雷鳴,大利。 ● 十干剋應 時干剋應有玄微,一一皆從時上推。 六甲貴人端正好。 甲為天福吉有餘,陰日青衣婦人,陽日青衣男人,應三年內得天祿,大吉。 六乙僧道九流醫。 乙為天貴,主高賢,陽為貴人,陰為僧道。 六丙飛龍見赤白。 丙為天威,行逢騎赤白馬人著青衣來應。 六丁玉女好儀容。 丁為玉女,陰日女子物色,陽日大女人,二十七日有進古氣。 六戊旂鎗并鑼鼓。 戊為天武,陽日鑼鼓,陰日親友歌樂,年年得武人財寶。 六己黃衣并白衣。 己為明堂,陽日黃衣人,年內得貴人﹔陰日白衣人,一男一女。 六庚喪服並兵吏。 庚為天刑,陽日見兵吏,陰日見孝子、白衣人,四十九日有貴人交字來應,主見鬥打人。 六辛禽鳥並飛鴉。 辛為天禽,主飛禽,陽日白衣人,一年得財寶。 六壬雷霆雰霏雨。 壬為天牢,千里雷霆,陰日皂衣人,陽日白衣人、女抱瓶,主七十日內進人口。 六癸孕婦喜欣歸。 癸為天藏,陽日捕魚人,陰日孕婦歸,六十日得銅鏡。 ● 十干加時斷 天盤六甲同六戊,加地盤戊者,謂之伏吟,凡事淹蹇,守舊為吉(又曰青龍入地,養威蓄銳)。 戊加乙,為青龍合靈,門吉事吉,門凶事凶(又曰青龍入雲,利見大人,若遇三門,出兵全勝,主客皆利)。 戊加丙,為青龍返首,動作大利,名利皆亨,若逢迫墓、擊刑,吉成凶(又曰青龍得旺格,分主客用之)。 戊加丁,為青龍耀明,宜謁貴、求名利,皆遂,若值死墓,招是招非。 戊加己,為龍神相親,凡事有神助。甲加己,為貴人入獄,凡占公私皆不利(又為青龍相合)。 戊加庚,為直符飛宮,吉事不吉,凶事不凶,又為太白登天門,休囚門制,禍臨身(得令之時,皆有成就,須分主客)。 戊加辛,為青龍折足,若吉門生助,尚可謀為,若逢凶門,主拐帶、失財、有足疾。 戊加壬,為龍入天牢,凡占一切皆不利,門制更加凶,三門合,唱奏凱歸(又為青龍破獄格)。 戊加癸,為青龍入華蓋,利於為客,門制多傷,門吉招福(又為青龍相合格)。   天盤乙加甲,為奇入天門,萬事皆旺,三門會合,吉,門逢凶迫,不利。 乙加乙,為日奇伏吟,不宜謁貴、求名,只宜守分安身,合生則吉,合剋則殃(又奇中伏奇格)。 乙加丙,為奇順吉格,門吉,遷官、進職﹔門凶,主夫妻離別(奇蔽明堂,雲遮其光,諸事暗昧,後必吉昌,得門為良)。 乙加丁,為奇儀相佐,文書事吉,百事可為(又為奇旺太陰,利主前征,行師全勝,四海安寧) 乙加戊,為奇入天門,與甲同斷(又萬事光明,三門若合,奏凱回營) 乙加己,為日奇入霧,被土暗昧,門凶更凶(又為月入地戶格,為客大利,為主欠利) 乙加庚,為太白奇合,萬事可為,若宮門相合,尤吉﹔門凶稍遜。 乙加辛,為青龍逃走,奴婢拐逃,六畜損傷(三門合,利主﹔三門制,吉變凶﹔門宮相生,永遠吉祥) 乙加壬,為日奇入地,主有悖亂之事,官訟是非(作事主虛張,凡為皆不實,三門合,利客) 乙加癸,為奇臨華蓋,宜遁跡、修道、藏形、避災難,吉(奇入地網,客兵亨,主兵暗昧,路迷程,作事狐疑,難進步,三門相合,百事成)   天盤丙加戊,為鳥跌**格,百事謀為皆吉(又曰奇門相生,利主兵征,三門相合,永遠亨通) 丙加乙,為日月並行,公私謀為遂心(又曰三奇當陽,主客兵強,出兵破敵,賊必投降) 丙加丁,為星奇逢朱雀,貴人文書吉利,常人平靜(又曰三奇相至格,各有旺墓宮,凡為一切事半實半相侵,三門合和,喜事欣欣) 丙加丙,為悖格,主客相傷,諸事逆理,不吉,出入往返,戰敗自傷。 丙加己,為丙悖入刑,公私不利,吉門尚吉,凶門轉凶(又曰奇神入墓格,凡為事不成,戰宜收兵,萬事遲亨,又鳥跌**格,戰利主客,求謀遂意,又為奇入明堂)。 丙加庚,為熒入太白,主門戶破財,盜賊耗失(又曰熒入白,戰利客,諸事難,宜守舊)。 丙加辛,為奇神相合,謀事可成,名利稱心,萬事大吉(又為飛鳥跌**,斷同前法)。 丙加壬,為奇入天羅,為客不利,是非頗多(又曰奇神逢時格,獄人主逃亡,又為神奇遊海格,求名、官訟吉,戰利主兵)。 丙加癸,為奇逢華蓋,凡事多暗昧不明,遲則名利興。   天盤丁加地盤戊,為青龍得光,官主升遷,常人咸吉,凶惡不起(玉女乘龍格)。 丁加乙,為人遁格,貴人加官進爵,常人主有婚姻財喜,謀事吉,王室有寵光(又為玉女奇生格)。 丁加丙,為星隨月轉,貴人越級超升,主客皆利,諸謀遂心,三門合,享太平(奇神合明格)。 丁加丁,為奇合重陰,主文書即至,諸事可謀,謹慎勿驚(陰人牽絆,內助無心,三門若合,暗計可行)。 丁加己,為火入勾陳,主有陰私之事,謀為皆不利(又曰奇神相合,陣唱凱歌,凡求如意,凶散吉多,又曰玉女施恩格)。 丁加庚,為悖格,主文書阻隔,謀為難就(又為玉女刑殺格,凡事強圖而反覆)。 丁加辛,為朱雀入獄,罪人釋囚,求謀不遂(戰利客兵,求謀事不成,門制多凶,三門相合,戰訟尤亨,陰人暗助,事遂心情,又為玉女伏虎格,諸事艱難)。 丁加壬,為奇儀相合,百事有成,貴人輔助,訟獄公平(三門若相遇,永遠福祥增,又曰乘龍遊格,萬事俱吉,又為得使格)。 丁加癸,為朱雀投江,文書音信主有沉失,謀為不利(主客不利,家國有咎殃,惟官事求名,吉,戰利為客,又為得使格,斷同前)。   天盤己加地盤戊,明堂合青龍,萬事得吉祥,謀為皆遂意,門吉事吉,凶反。 己加乙,為奇入地戶,凡事多暗昧難圖。 己加丙,為火孛入地戶,陽人有相害之事,女人有被淫之占,凡為不亨,遇回首可得安康(又為地戶埋光格)。 己加丁,為星奇入墓,凡事宜緩謀,詞訟主先直後曲(客兵勝,伏兵亨,又為明堂貪生格,主客皆宜)。 己加己,為玉堂臨地戶,百事不遂,戰宜固守,災禍不侵(又為明堂重逢格,進退不決之象)。 己加庚,為玉堂逢太白,謀事禍來侵,兵休,舉動守固安寧(又為明堂殺格)。 己加辛,為遊魂入墓,人鬼相侵,凡事宜謹慎(又曰玉堂入天庭,戰利客兵征,諸為有進益,六合喜盈盈,諸事喜悅)。 己加壬,為地網高張,凡事不吉,災凶更深,固守為亨(又為明堂被刑格)。 己加癸,為玉堂逢天網,凡事一切宜守舊為吉,占詞訟有囚獄之災。   天盤庚加地盤甲,為太白天乙伏吟,百事不可謀為,凶。 庚加乙,太白和合,謀為大吉,主客兵全勝。 庚加丙,為太白入熒,占賊必來,為客進,為主破財,萬事不吉(又曰奇逢墓地,賊來害丙,臨旺地,主兵征)。 庚加丁,為凡事無一就,門制害非輕,星奇被格,侵戰固守無驚(又為太白受制格)。 庚加己,為刑格官司,遭重刑,諸事有阻遏,三門合,亦非亨。 庚加庚,為太白同宮,官災橫禍,凡事皆凶(又為太白重刑格)。 庚加辛,為向虎干格,遠行不利,諸事有殃(又為太白重鋒格)。 庚加壬,為小格,又為上格,主遠行失迷道路,音信阻嗟,百事斂蹤為吉。 庚加癸,為大格,占行人立至,占官司立止,占產子母有傷(又為太白中刑格,諸事不宜,圖謀反害)。   天盤辛加地盤甲,為困龍被傷,官司、破財、缺損,惟宜守分(又為龍虎爭強格,謀求不遇)。 辛加乙,為白虎猖狂,家敗人亡,遠行多殃,船車多傷,諸事不吉,不就。 辛加丙,為合孛,熒惑出現,謀為主亨利(又為天庭得明格,萬事大吉,求謀皆就,得回首,凡為吉慶)。 辛加丁,為獄神得奇,經商或倍利,囚人逢赦宥,凡事主驚憂(又為白虎受傷格,有使無終)。 辛加己,為入獄自刑,訴訟難伸,凡為主破敗,暗地受災殃(又為虎坐明堂格,諸事雖吉,費用後益)。 辛加庚,為天獄自刑,凡謀不利,不可強求(又為白虎逢太白格,諸事反覆,爭論不定)。 辛加癸,為伏吟天庭,謀望費心,雖合,兵不可征(又為天庭自刑格,為事自破,進退不果)。 辛加壬,為蛇入獄,主爭訟不息,先動失理,三門合和,固守安寧,凡為不利。 辛加癸,為天牢華蓋,日月失明,門逢剋制,主有乖張(又為虎投羅網)。   天盤壬加戊,為小蛇化龍,凡事多耗散,合三吉門尚可謀為(又為青龍入獄格,諸事有始無終)。 壬加乙,為奇神遊海,為事無定,占孕生子,一切犯空亡凶(又為日入九地格,凡為不利)。 壬加丙,為水蛇入火宮,刑禁絡繹不絕,萬事不通(又為天獄伏奇格,得回首反吉)。 壬加丁,為玉女合獄神,求謀貴人親,主客威聲震(又為太陰被獄格,諸事有阻,謀事暗昧)。 壬加己,為天獄入地戶,破敗又刑沖,諸般休妄動,守斯可無凶(又曰天地沖刑格)。 壬加庚,為太白犯格,凡為難進,詞訟公平(又為天獄倚勢格,凡為耗費,遲吉)。 壬加辛,為白虎犯格,求謀萬事門制禍尤速,門生免禍侵。 壬加壬,為天獄自刑,凡為無就,蕭墻有禍驚,諸事破敗。 壬加癸,為天獄逢天網,凡事切莫為(又為陰陽重地格)。   天盤癸加地盤戊,為天乙會合吉格,生財喜,婚姻吉,人攢助成合,若門凶刑迫,反招官非(癸加戊為青龍入地格,宜私謀)。 癸加乙,為蓬星華蓋,貴人祿位,常人平安,戰利主(又為日沉九地,諸為有益,遲吉)。 癸加丙,為華蓋孛師,貴賤逢之,上人見喜,凡為後吉,戰利客(凡為阻滯,百事憂驚)。 癸加丁,為騰蛇妖蹻,文書官司,大禁莫逃,三門若相合,謀為得半祥。 癸加己,為明堂入天藏,占信主阻滯,求謀多破敗,得門吉可為。 癸加庚,為大格,凡謀事無成就,吉事定成空(又為天網犯沖格)。 癸加辛,為網蓋天牢,占病、占訟凶,門吉尚吉,門凶尤甚,兵利客(又曰華蓋受恩格,先為後益)。 癸加壬,為天網逢天獄,凡為惹禍速,不利行軍。 癸加癸,為天網高張,行人失伴,病訟皆傷,諸事不宜(又為天網重張格,凡事自敗,宜守舊)。 以上吉凶諸格,須詳推主客生旺衰墓,日時干支門宮得令失令,生剋之理用之,方得奧妙。  ● 十干吉凶斷 時加六甲,一開一闔,上下交接(時下者,旬首加地盤,占時也,時下得甲申為伏吟之類,餘仿此)。 加陽星為開時,百事吉﹔加陰星為闔時,百事不利。 時加六乙,往來恍惚,與神俱出。時下得乙奇,凡攻擊、行來、逃亡,宜從天上六乙出,為日奇相隨,恍惚如神,人無見者,故曰與神俱出。六乙為蓬星,又為天德,百事利,求利得,移徙、入官、市賈、嫁娶吉,若將兵,大勝,所向獲功,不可遣怒,行鞭撲之事(凡六乙之時,看天盤上乙奇所臨之宮為天德,此時客勝,宜和作營壘。六乙之下,以安軍鼓者也)。 時加六丙,萬兵莫往,王侯之象。時下得丙為月奇也,凡攻伐,宜從天上六丙出,與月奇相遇,又丙為明堂,聞憂不憂,聞喜則喜,入官得遷,商賈有利,將兵大勝。又丙為天威,宜上號令、遷徙、入宅、歸伙,萬事大吉。 時加六丁,出幽入冥,到老不刑。時下得丁為星奇,又為玉女,宜安葬、藏匿之事。若隨星奇從天上六丁而出,入太陰而藏,敵人自不能見,利請謁、嫁娶、入官、市賈、百事皆吉無凶,若用兵主大勝。又六丁為三奇之靈,行來出入,宜從天上六丁所臨之方出,百事吉利(丁,木火之情,化而成金,凡征戰、謀為等事,利於暗計,私約交通)。 時加六戊,乘龍萬里,莫敢呵止。戊為天武,從天上六戊而出,挾天武入天門,百事皆吉,逃走亡命遠行萬里無所拘止,又宜發號施令,諸惡伐罪,謀大事(加本旬直符得反首跌**得使之時,凡征伐,不戰自退,任自求請,萬事大吉﹔犯刑沖凶格,大凶)。 時加六己,如神所使,出被凶咎。己為地戶,又為六合,宜隱謀私密之事,不可表章暴露,強為之必獲凶咎,入官、嫁娶、造作,大段用事皆凶,只宜市賈,將兵必弱(凡六己之時,看天盤上甲戌己所臨之宮為明堂,此時用兵乃上將所居之地,宜隱伏,並偷營、劫寨,利為陰私秘密之事,小人利以亡命驚走)。 時加六庚,抱木而行,強有出者,必有鬥爭。庚為天獄,又為天刑,出被****,市賈無利,入官、嫁娶,百事皆凶,將兵客死主勝。 時加六辛,行逢死人,強有所作,殃罰纏身,辛為天庭,不宜遠行、訴訟、決刑獄、嫁娶、市賈、入官,不可間疾,諸事不利,將兵主勝客死。 時加六壬,為吏所禁,強有出入,非禍相鄰。壬為天牢,不可遠行,入官、問疾、移徙、嫁娶、逃亡,百事皆凶,此時用事,必有仇怨,為吏所呵,不可舉兵,只宜嚴刑獄、平訴訟。 時加六癸,眾人莫視,不知六癸,出門即死。癸為天藏,宜求仙、遠遁、絕跡,從天上六癸所臨之方而出,則眾人莫見,不宜市賈、入官、遷除、嫁娶、移徙、入室,問疾病者重,又宜揚鞭撲之事,故云︰「九地之下,利以逃亡﹔六癸之下,利以伏兵、逃亡、隱形也。」臨一二三四五宮可以隱,臨六七八九宮謂網遏,人不可以隱也。此時將兵主勝,百事皆凶。  ● 八卦剋應 乾,為官長,為老人,為病人,為僧,為公門人,為馬,為孝服人。 坎,為漁人,為水夫,為乞丐,為豬,為魚,為鹽,為油,為水。 艮,為童子,為山人,為貓,為犬,為磚石。 震,為龍,為雷,為雹,為鼓聲,為術士,為商人,為舟子,為木匠,為筆客。 巽,為風,為女人,為雞鵝鴨,為道士,為秀才,為柴薪,為竹器,為花木。 離,為婦女,為爐人,為患目人,為紅衣。 坤,為老婦,為農夫,為裁縫,為樂人,為戲子,為醫生,為牛,為布帛,為食物,為藥餌。 兌,為少婦,為尼婦,為羊,為響聲,為歌唱,為口舌。 ● 地支剋應 子,為小兒,為婦女,為漁人,為舟子,為染匠,為蛇。子乘元武,為盜賊,為水﹔乘蛇為輕狂婦女,為菜,為青菱,為菜油,為螺蜆﹔乘龍為筆。 丑,為耆老,為故舊,為庫書,為耕牛,為尼姑,為禿頭人,為大腹人。 寅,為官員,為公吏,為儒者,為祝子,為書客,為鬍鬚人。 卯,為童稚,為舟子。乘朱為牙行人。 辰,為凶徒,為方僧,為獵人。乘虎為徒人﹔乘元為網罟﹔乘蛇為魚﹔乘勾為缸。 巳,為畫師,為匠工,為遠客,為庖人,為少女,為師姑,為爐冶人,為扇子,為花朵。乘朱為印,乘虎為弓努。 午,為馬夫。乘龍為官員﹔乘蛇為婦女,為旌旗﹔乘勾為武官﹔乘虎為患目人。 未,為農夫,為樂人,為戲子,為裁縫,為寡婦,為媒婆,為師巫。乘勾為牽羊人、為柳﹔乘龍為醫生﹔乘朱為橘。 申,為貴人,為銅錫匠,為剃頭人。乘龍為僧人,為銅錢﹔乘勾為緝捕人﹔乘虎為獵人,為箭,為綿絮。 酉,為婦女,為銀匠,為佛婆。乘元為娼妓,為酒保﹔乘虎為孝服人,為鑼聲﹔乘朱為雞為鴨鵝。 戌,為犬,為獵人,為獄吏,為軍卒,為僧人,為聚眾。乘蛇為菊花﹔乘虎為鐵器﹔乘元為螺。 亥,為賣魚人,為挑水人。乘虎為屠宰人,為梅花﹔乘元為雨傘,為簑笠﹔乘蛇為繩索,為豬穢﹔乘龍為圖畫,為幼孩﹔乘朱為豬﹔乘元為蛇,為乞丐,為龍,為魚﹔乘朱元虎蛇為哭泣﹔乘勾虎蛇為鍊鎖。  ● 八神吉凶主斷 九天,乾金之神,其神性剛而好動,所主者,名正言順之權,伸其令而無阻,至吉之神,得門得奇萬福畢集,不得奇門,而畏凶墓。所臨之宮,主有顯揚之事,高尚之人,武旺之事,不忿之事,天神之象。 九地,坤土之神,其性情柔順,主虛恭之事,亦操生殺之機,半凶半吉之神,畏剋制入墓。所臨之宮,主有田土之事,平陸之人,安逸之兆。 元武,水神,其神性好陰謀賊害,專司邪昧、鬼昧、逃亡。所臨之宮,主有盜賊之事,偷竊之人,走失之事(又云天盤元武出現,主遠方賊惡,地盤乘元武,主本處有人暗劫,宜防之)。 白虎,金神,其神好殺,專司兵戈、殺伐、道路等事。所臨之宮,主有喪亡、疾病、詞訟、口舌、傷生之物。臨死門驚門皆凶。 朱雀,火神,司文明之機,執文書、印信、口舌、文職,得地則有文書、印綬之喜﹔失地則有口舌、是非、撓舌之凶。 勾陳,中央土神,其神性頑,專司田土、爭訟、詞訟、勾連之事,其神 **B,不可趨向也。 螣蛇,火神,其神性柔而口毒,司火光、怪异、驚恐、夢寐、妖邪、蠱惑之事。所臨之宮,主有怪異之事,火盜之驚,相生為陰私之利,相剋為陰私之害。臨景門主燭火,臨驚門主災害。 太陰,金神,性隱匿,專司隱匿、暗昧、欺瞞、妾婦之事。所臨之宮,主有陰私之事,婦女之非,相生者吉,相剋者凶,生合者,主得陰人之利,相剋者,主有陰人之害也。 六合,木神,其神性和平,專司交易、和合、婚姻、牙媒之事。所臨之宮,主有會合之事。加景門主酒食或遇僧道藝術之應。 直符,木神,為九星領袖,到處百惡****,萬善並集,至吉之神,畏庚金,忌入墓。所臨之宮,主有委用之事,管理之美,必有貴人照臨任用也。 ● 六儀所主剋應 甲子,為陽人,主魚鹽蝦蟹之類,茶酒河潦泉溪之處,黑色之物,有土為阜,宅園、蛇鼠之類。 甲戌,為陰人,主田地、宅基、土器之類,黃色之物,犬狼之畜,生為大糧之進,剋為大糧之出。 甲申,為陰人,主金石刀劍銀錢之屬,炭洞之處,猿猴白色之物,有懲治之難。 甲午,為陰人,火箭、文詞、爐灶之類,紅色之物,首飾之物,豬馬之畜,火燒之難。 甲辰,為陽人,主田宅、高阜、土器、蛟龍、黃色之物、道路、(在天為雨)在地為水,主牢禁之災。 甲寅,為陽人,草木山林瓜菜之物,虎貓之獸,藍色之物,在天為雨,在地為水,有羅網之災。 以上凡逢亥丑卯酉未巳等日,可以類推。 ● 吉格變體備考 天遁。丙生六丁。丙生六戊。 地遁。乙奇九地臨坤。 人遁。乙生九天。 神遁。以開天心。 鬼遁。乙開九天。丁生九地。乙開九地。 風遁。乙休地辛。 雲遁。天辛三吉門臨地乙。 龍遁。乙休臨癸。 虎遁。丙生臨地辛。乙生地辛。 交遁。乙生地丁。 武遁。丙開六辛。 奇門得祿格。甲加寅、乙加卯之類。 奇門遇貴格。甲戊庚加丑未之類。 奇儀格。甲寅癸加戊之類。 日月合明格。乙奇開休生加丙。 奇臨支馬格。甲子辰加寅之類。 虎符格。甲寅癸加丁合三吉門。 龍符格。甲辰壬加丁合三吉門。 龍鳳呈祥格。丁乙相加六符頭也。 陰陽化氣格。丁甲相加。 交泰格。乙加丙。 天地合德格。戊加己合三吉門。 三甲合格。日辰直符正時俱甲合奇門。 ● 凶格變體備考 奇凶格。庚加丁。 二龍野戰。甲乙相加。 青龍困頓。甲戊相加。 二虎爭雄。庚辛相加。 白虎遭迍。庚壬相加。 羊入虎格。壬加庚。 太白天乙格。庚加戊即飛宮伏宮格也。 太白同宮格。上庚加下庚。 三奇制格。乙臨乾、庚辛丙丁臨坎壬癸。 勃格。天丙加地丙。 符沖格。天盤甲子加地甲午之類。 野戰格,庚加當旬使門。 破沖制異格。庚丁、丙壬相加。 刑盜同氣格。庚加癸、丙加己。 火投水池。丙丁加坎。 木入金鄉。乙臨六七宮。 奇门法竅卷四 ● 奇門起例捷要訣 大全奇門捷要歌,先觀二至,以分順逆,次看節氣,以定三元,取符使全憑旬首,定直符卻隨時干,直使數時支,直符加旬首,再察格局之美惡,推入墓與休囚,符使星門要臨於生合旺相之地,年月日時須必夫刑沖空絕之宮,迫制義和主客所繫,陰陽動靜天地攸分,細決生剋之吉凶,始得奇門之測驗。 ● 論應候先後 奇門大全曰︰「奇門應候,時有先後,應有主客,以彼此人我而推之。大凡其神應時之初,星應時之中,門應時之末,依次消息推去,無不應驗如神。若我尋人,我為客,他為主,以天盤之星為我,以地盤之星為他,他來尋我,他為客,我為主,以天盤之星為他,地盤之星為我,看他生我,我生他,他生我,益在我,我生他,益在他,他剋我,損於我,我剋他,損在他。又以陽日之天盤星為他,陰日之地盤星為我,比合者,無損,餘仿而推之。」 ● 論天地盤應事 奇門一得曰︰「凡占國事、都省、府縣、鄉市、安宅、官訟、墳塋、求謀、名利、婚姻、行人、失脫、逃走、捕捉,即以地盤為主,天盤為客,人事##多,不能細述。」 ● 論天地盤主客 大抵天盤諸星生合地盤為主,合天盤次之。凡用當詳細而用之,如主臨旺氣,逢生為美、為勝、為新、為繁華、為鮮明﹔ 逢剋,為枵、為破、為敗、為舊、為歪、為無色、無用也。 ● 論宮門奇儀生剋吉凶 凡八門與宮比和,為主為客皆和,門生宮為客生主,宮剋門為主強客弱,門剋宮為客傷主,宮生門為客強主弱,若天盤生地盤,或地盤剋天盤,為主利益。 以上星儀門宮,若得生旺之時,或逢沖剋,而不為憂﹔若逢衰墓之時,又被沖剋,當宜固守,諸事莫為。若我在生旺,制人為勝,如逢衰墓,制人招憂,若逢旺而生,人有益﹔逢衰墓而生,人自此敗矣。若逢旺氣相生,則受生之人大吉,如我逢衰墓之宮,他來生我,主好事漸來。 ● 論日時主客 奇門大全曰,凡占事先以日主為己身,次以時支為用事。以日主臨生旺,得奇儀相生,吉星吉門照應,無刑沖破害,則為主者吉﹔若日主臨剋制之宮,無奇儀吉星相照,兼有刑沖破害者,則為主凶,百事不能有成。 如宮加生合之宮,奇儀吉格,吉星相照,則為客者吉﹔若臨剋制之宮,無奇門吉宿,六儀刑沖破害,則為客凶,百事不能成。 ● 論天地盤生剋 天盤星剋地盤星,凡謀為一切等事,多是非,驚憂不免﹔若地盤星剋天盤星,是為有力,我剋者休,有始無終,為主百戰百勝。 ● 論吉凶神生剋  奇門統宗曰︰「吉神生我吉愈吉,凶神生我不全凶,吉神剋我不為吉,凶神剋我禍不輕。」此定吉凶生剋之理。 ● 論五不遇不以吉論 又曰︰「時干剋日五不遇,奇儀入墓亦同凶,納甲入墓須審量,門星入墓亦同厄。」此言入墓不以吉論也。 ● 論奇儀空亡 又曰︰「門宮星奇儀落空亡者,不凶,吉者,不吉。」此言空亡不以吉凶論也。 ● 論九星旺相 釣叟賦云︰「大凶無氣化為吉,小凶無氣亦同之。」此言星休旺。若大凶之星,得休囚無氣,則小凶也﹔小凶之星,得休囚無氣,亦不足慮也﹔若上吉、次吉之星無氣,亦不甚吉也。 ● 論奇墓  奇門大成曰︰「三奇入墓天地盤,又有分別。天上三奇不墓宮,地下三奇墓支兼,地下三奇避八卦(墓宮故也),天上三奇無剋制。」 ● 論星門時干衰旺 又曰︰「星門衰旺,惟乎時令十干之衰旺,存乎方位。」言看十干,當照陰陽起長生式,論旺墓也。 ● 論沖合動靜 又曰︰「凡事未發而遇沖,則動﹔既發而遇沖,則散﹔事未起而遇合,則靜﹔既起而遇合,則成。又當與星門合看,此所以言吉凶﹔沖合所以驗動靜也。」 ● 論應遠近斷法 大成云︰「如奇門一盤,星門生剋,奇儀吉凶,固然已定,至應合年月日時,又當審其事之遠近,或應年月,或應時日,星門奇儀衰旺而斷,神而明之,不可執定。先定其支,後配其干,其得干支之法,唯在正時定之,如子午相沖,子與丑合,丑年月日時應之之類。」 ● 論旬空法 又直符落在旬空,必以出旬斷之。假如甲子旬中空戌亥,是加在乾六宮,必應在戌亥日,以戌為重,陽與陽比,陰與陰比,此旬空法,定支者如此。 ● 論沖合斷法 又曰︰「如又不沖,又不刑,又不空,斷之則必看天盤六儀所帶之干,以定,其支亦照看其沖合,逢沖決其合日定支,逢合決其沖日定支可矣。其天盤所帶之支,又不沖不合,以星門生剋定之,生逢生日,剋逢剋日,應之內中,且有先後分別,符應在先,始應在後。」 ● 論奇儀迫制 大成曰︰「六儀##忌擊刑,三奇##忌入墓與迫制也。」 ● 論八門迫制 又曰︰「吉門迫制,吉事不成﹔凶門迫制,凶災尤甚。凶門和義,其凶不凶﹔吉門和義,其吉益吉。」 ,又曰︰「凶中有吉,不復言凶﹔吉中有凶,不復言吉。」此謂宮門儀奇吉凶辨也。 ● 論門宮生剋 大成云︰「凡門生宮,是客來生主,合吉格,此時利主﹔雖是門生宮合凶格,防有暗計、埋藏,審而用之,大抵合得吉格,方為全美。」 凡宮生門者,乃主生客,宜施恩、佈德、賞賜、招安,又曰︰「我生者謂之子孫,先宜恩育,百事利遲,久必禎祥。」 凡八門剋宮,乃客來傷主,若合吉格,利為客,此時宜揚兵耀武,若合凶格,不利於後。 凡宮剋門,謂之主剋客,合吉格,利為主,行兵大勝,凡謀有成﹔合凶格,反招破敗。 凡八門九宮比和,為主客相投,如開加兌、傷加巽之類,乃金見金,木見木,若合吉格三奇,萬事大吉﹔如合凶格,或干剋支、支剋干,刑沖合破德祿空等類,分利主客,各有善惡用法也。 以上宮門,逢旺氣相生,則受生之人大吉﹔逢衰受剋,則受剋之人招凶。又如衰墓時剋人,則受剋之人無咎﹔如在旺氣時生人,則受生之人大吉,餘可類推。 ● 論星生旺吉凶 大成曰︰「凡用諸星,須詳生合休旺剋害刑沖胎墓死絕貴祿空亡,凡吉凶各得其用,活法變通,闡而用之。」 如上剋下者,利為客﹔下剋上,利為主﹔上生下,利主﹔下生上,利客﹔上下比合,主客皆利。 如金星在秋季庚辛申酉日時生水星,則水星吉﹔如剋木星,則木星大凶,餘仿此。 又如我星在旺氣被他星剋我者,當憂不憂,終始皆吉﹔如逢衰墓受他剋者,極凶而災害不能免也。又曰旺而受剋,美運漸衰。 又如我逢衰墓之宮,受他來生者,生好事漸來,求謀無阻,凡事遂意,以小而成大也。 又如我逢衰墓之時,又去生他,主破敗招非,諸事退耗,求而不遇。 又如我在旺氣生他者,凡事不求而得,好事興發,日日增新,所圖遠大,雖小有阻,終能成就也。 又如諸星比和,凡謀為皆遂。 ● 論天地盤動靜占法 奇門大全曰︰「凡占事以靜用地盤,以動用天盤。天盤是客,利為客﹔地盤是主,利為主,則趨避之,更看格局之美惡,細查入墓與休囚,大抵時干不可剋日干,時干不可沖日支也,蓋以地盤不可剋天盤,直細占之。如地盤諸星剋天盤,是為有勢,凡事強為,恐後無益,謂我剋者休,諸事有始無終,推求名官事得吉,或戰為主百勝。」 ● 論剋應 奇門一得曰︰「凡取剋應,此一時一宮,有八神、九星、三奇、六儀、八門,俱有剋應,不之以何星等類為定,一時之應耳。蓋一時有一星得令為主,餘星若失令為用,俱取為剋,應之准也。如此時和吉,有明堂貴人青龍長生祿旺五符等吉星,門宮相生者,在人為顯達、貴、善、公正之人,在物為美、為新、為貴、美味佳品,若會凶格,門宮相剋,干支沖犯,在人為平常人、僧道、不正人,為奸邪、為疾病、為廢人或盜賊,在物為破損、舊物,為缺器、無用,閑氣為苦酸腥臭之味,此大概言之耳,然萬事類無窮,凡用以本日時詳看生旺休囚,以變通詳察也。」 ● 論三盤占法 又論三盤占法,出行趨避首重八門,八門,人盤也,吉凶由自取也,凡門剋宮者,吉﹔宮剋門者,凶。 修造者,首重九宮,九宮即地盤也,凡事皆由地盤而起者,故門生宮,吉﹔宮生門亦吉,不宜相剋。 ● 論卦氣體用 凡時日方位得卦氣者,為上吉﹔ 和卦氣者為次吉。生體者為利主,生用者利客﹔ 在內者事近,在外者事遠﹔ 已往者,為去事,將來者,為未到事﹔ 對待者,為遙望事,外應者,為遠涉事,所以先見日時方位,斷其事之本體,謂之先天,復以來占正時,加於所立方位,上逐十二宮,輪去看本卦干支落在何宮、何卦,或生、或剋、或在內、或在外、或以往、或將來、或對待、或外應、或遇卦氣之財宮、父母、兄弟、妻財、子孫,以斷其一事之成敗可否,謂之後天。 凡斷神乎先後二天,其驗異常。 ● 論動靜占法 大全曰︰「凡奇門占法,動而耑看方向,靜則只查直符、直使,時下看其生剋旺相,以定休咎。」 ● 論節候成敗占驗 大全曰︰「節後占驗,凡萬物之成在於何時,則具敗壞之期,即定於其成之時也,物之敗壞,當在世爻破空絕之時而埋碑,記文書則須看何時提出世下所伏之父母爻,及何旬空去其世爻,是其時也。又須合內外兩卦之數,以定其年分日子之多少,假如陽遁八局乙未時演成雷地豫,豫卦世爻未土敗於酉,絕於巳,破於辰,受剋於寅卯,定於甲申旬,凡此甲申旬中,寅卯巳酉年月合敗也,若定開拆文書、發掘碑記,當在甲申旬中,子午年月日時也,蓋以文書子水伏在世爻乙未之下,賴子來提起,午來沖起,而甲申旬中又能空去飛爻未土故也。」 ● 論三奇衰旺 大成曰︰「要得天上三奇到均可解,然三奇有衰旺墓不一。統一歲言之,乙旺於春,丙丁旺於夏﹔統一日言之,乙旺於晝,丙旺於夜,丁晝夜皆明,而尤旺於星夜,故曰惟丁奇##靈。」 統八方言之,乙旺於卯,制於酉,墓於戌﹔丙旺於午,制於子,墓於戌﹔丁旺於巳,制於子,墓於丑,三奇同救甲,而衰旺墓制不一,不可不知。 ● 論三墓 大成曰︰「又有日墓、時墓、宮墓三者,不可不知。日時墓如前云,戊戌、壬辰、丙戌之類是也,謂之時干入墓。若宮墓,如正時干支,乃戊子而直符臨乾宮,乃戌地也,云時干入墓宮,又云值時墓,餘仿此。」 ● 論生死二門 大成曰︰「生門、死門均之土也,衰旺同否?曰生旺於春,死旺於秋冬。」 ● 論同宮兩支 又曰︰「凡四隅,每宮俱有二支,落位在艮宮,還看丑宮,還看寅宮,地煞抑兩宮,俱看本宮,干屬陽則看陽支,支本宮干屬陰則看陰支,故經曰陽與陽比,陰與陰比,此之謂也。」  ● 論選擇神煞吉凶 大成曰︰「奇門選擇,凡一切太歲三煞凶神惡曜俱不忌,蓋奇者,奇兵也,門者,門第也,吉門到座,如人入瓊樓寶殿,則塵紛不得而擾之,又如入相府侯門,竊盜不得而與焉,兼之三奇加臨,如人君在內,大將守門之象,一切諸煞,悉行遠避,故死者安,而生者迪吉,又合凶煞之足云哉。」 ● 論天上三奇之妙 然地下三奇,一座五日,與諸煞同馴熟,天上三奇乃忽然加臨,諸煞起而後退地下三奇,如有司恆,居習熟人,每不知畏,天上三奇如巡,方一時歷一宮,奸宄聞風遠避,故地下三奇終不若天上三奇之靈應也,確有至理,非止為選擇,凡用奇門,悉皆准此,即以